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雜言】






你聽見了嗎?我說,放屁,去死。



我說,去死。你他媽的給我去死。

死掉連灰都不要剩下來。連個影子都不要給我留下。

我叫你去死。去死,我叫你去死,你沒有聽見嗎?



你不會聽見。我說什麼你都不會聽見的。

你只會說「愛怎麼樣都隨便你啦,愛怎樣就怎樣。」「連你屁股上有幾根毛我都知道!」「吃我的穿我的神氣什麼!」「有本事就給我滾出去!」「在家裡我只能當個木乃伊」



我說什麼你都不會聽見。你八成連我的臉都不認得吧。我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

你只會說我哭什麼哭。但你卻不會想要知道我幹嘛要哭。



我哭你根本一輩子都看不見我。

你沒有聽見我的話。是誰讓誰變成木乃伊的。我多費唇舌只會討罵。

我幹嘛說話,你去死。你給我去死。反正你覺得現在很不痛快,那你就給我去死啊。去死,給我去死。

他媽的給我去死。



我不會哭。你死了我只會笑。或者是連笑都不會,只會想著晚餐怎麼辦。

你去死,我會笑的。我的人生不用你操心,痛快了吧?對,你就是多餘的。你就是我人生中多餘的部分。你比菲傭還不如,高興了吧?我真的這麼想。我現在告訴你,你給我去死。讓我變成沒人愛的草吧,我無所謂。

我願意用我所有的去換,你去死吧。



你不曾注意過我手腕上的一道道傷痕。你知道嗎心理醫生說割手自殘的人其實不想死,他其實是想活下去。

想要被人看見,被人看見「救我」的吶喊。而沒有人看到,沒有人。於是我停止呼救。



「你的手怎麼了?」你問。

「騎腳踏車的時候不小心擦到沒包邊的鐵絲網。」我回答。希望你問「真的嗎?不是有什麼煩惱?」

「喔,這樣子啊。」你回答。



你如此回答,於是我停止呼救。

從那時候開始起我便不再對你求救。你沒有看見。

你殺了求救的我。卻對我說「為什麼你什麼話都不說?我說什麼你都不理?那就當木乃伊算了嘛!」



可是你卻也說「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



你殺了我。你殺了我。殺死了我。你不知道。我好痛苦。你沒看見。我在呼救,你不知道。我想要活下去,你卻沒有聽見。你沒有聽見。你沒有聽見,你沒有聽見,你沒有聽見。你沒有聽見。你只會叨叨絮絮你自己想說的想知道的想要達成的所想像的想要求的所希望的所要求的所看見的想看見的所放棄的所執著的。

我只想哭,你卻不問。



你殺死了我卻責怪我,你殺死了我卻責怪我。你殺死了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卻責怪我。

你殺死了我卻想要指導我的人生。我呼救你沒聽見卻想要控制我。我說什麼你聽不見,你不曾想要了解我。你只看得見你自己,正如你責怪我只看得見我自己。

你說你講不贏我。但你卻不知道我也沒有辦法讓你懂那麼說再多都是屁話你知道嗎。伶牙俐齒也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該把舌頭剪掉嗎。那你為什麼不去死。



你說你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為我好而我卻不懂。但我說我的每個動作都是想讓你了解我那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懂?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幹你媽的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你他媽的為什麼不去死你都已經殺了我我為什麼不能叫你去死?

你已經殺了會求救的我了,如今卻希望我開口。

那麼我說希望這樣的你去死,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



可以。我說可以。你看不見的,我說可以。

但我知道你不會死的。你比任何東西都要頑強。



你去死,去死。如果你不死的話,死的人會是我。

我會死。我會死。會死。會死。會死。會死。會死。會死。

我們都逃避傷口,但我知道一旦深入傷口,我們總有一個人要死。



我們不可能都活下來的。

都會死的,或許最後會是這樣,彼此給對方最後的一擊,去死。





我說,你去死。

古代人類說過,子宮,不過是一個呈裝的容器而已。











































或許有一天我會後悔我說出這樣的話,但現在的我真的,希望你去死。

拜託,去死。

去死。



或者,最後會是我去死。

反正我的呼救,沒有人會聽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