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4日 星期六

【文章】No Title

與內容無關。Commedia的頁數應該確定了,104p左右。









  即使面對一片不友善也未曾表露不耐,林凡在講台上仔仔細細地做完自我介紹與未來教學計劃後,便下台走到一旁落座,開始半點安靜也沒有的早自習。
  他聽著周遭根本連音量都不算小的竊竊私語,完全知道這些人會怎麼看待他這個原先專帶資優班、現在卻在這個二年級放牛班半途空降的導師。

  他無所謂的,只不過是那種事而已。

  林凡淺淺露出微笑。

  如果真的遇過那種事,這種流言蜚語哪裡還有殺傷力?況且他們也沒講錯什麼,只能說他們真話講得太大聲,甚至還算不上道聽塗說。

  他抽回思緒,將心神放到手中的備課教材,並沒有打算回想那不堪的記憶。

  ※

  「就是他,那個熱血日劇看太多的傻蛋老師。」對著前方的林凡努了努嘴,強仔露出鄙夷的表情,嘴裡還一嚼一嚼地咬著口香糖:
  「學生偷了班費說沒有,他還真的呆呆信了,放什麼相信學生共進退之類的屁話。看吧,事情被揪出來以後,學生有有錢爸媽頂著沒事,他倒被丟到這裡來了。」
  小美冷哼一聲,手裡的鏡子還不住地照著自己的眼睫毛:「看他挺年輕,八成是還有什麼幻想。剛才給全班噓了一陣竟然還笑得出來,該不會也想把我們拉回正途?」
  「GTO看太多了?還是緯來每次重播極道鮮師他都不會錯過?」阿明手中劈哩啪啦地打著電動玩具,隨口講了兩部有名的「春風化雨」式日劇,硬是諷刺了在前方的林凡兩句。

  「傻子一個罷了。」強仔滿臉沒趣地凹著手指關節,喀喀作響的聲音與他的聲音同樣漫不經心:「就照往常吧。給他個下馬威,讓這笨蛋看看什麼叫現實。」

  每次有新老師來都會故計重施,小美笑著沒說話,只是站起身走到最前方。

  「老師,今天晚上有幫你辦歡迎會喔,一起去吧?」

  在老師眼前彎下上身,小美自認露出了最完美的微笑,看著眼前有些怔然的林凡。

  ※

  「竟然真的答應了,果然是個笨蛋。」對著櫥窗的倒影撥弄著頭髮,小美想起對方點頭的那瞬間,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就像以前一樣,去那家夜店。」強仔三人正站在與林凡約好的路口,他隨口再交代著今晚的計劃:
  「多挑貴的東西點沒差,反正只要一拖過十二點,就可以叫那個傻子買單。他要是不答應,就說會告訴學校有老師強迫學生深夜在外逗留,保證他乖乖付錢。」
  「強仔你很囉唆,這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難道還會搞砸嗎?」小美那畫了漂亮彩妝的眼睛白了對方一眼,身上的校服早已換下來塞進書包裡。

  電動沒電只好發呆的阿明眼神四處瞟望,然後在看見朝己方走近的身影時定住:「那傢伙來了……天,真不想跟那種人走在一起。」

  林凡踏著腳步走到三人的身旁,還只是初秋的季節,他卻穿著厚外套,戴了個口罩,還圍條長長的圍巾,站在熱鬧的街頭活脫脫像個走錯攝影棚的怪人。

  「抱歉……我好像有點受寒,想說穿多一點,免得生病。」拉了拉口罩,林凡對三位學生如此解釋。
  小美極度明顯地皺起了眉,強仔卻沒說什麼,只是微微拉起嘴角,四人一同前往早就計劃好的地點。林凡一路上都被三人拖著東拉西扯,連要開歡迎會地點的招牌都沒來得及看清,就被拖進了店內。

  完全按照計劃進行,三人拖著林凡吃喝打鬧,不讓對方注意到時間的流逝,看著林凡毫無招架之力的拙樣,一切都順著預想的情況往前走。

  時針悄悄地溜過了數字十二。

  「不好意思。」摸著口袋掏出手機看了下,林凡突然站了起來:「我女朋友打電話來……我出去接一下。」
  向三人點了點頭,林凡走出包廂外,掩上門扉。

  「那種傻蛋,竟然會有女朋友。」小美喝著氣泡飲料,看著對方那有些微駝的背影發笑。
  阿明找到了插座,正打電動打的不亦樂乎。強仔掃蕩著桌上的食物,手上正拿手機看著方才三人用手機與老師一同拍下、預備在事不成時用來威脅的照片。

  怎麼這麼久?情話綿綿到這種程度?身為頭頭的強仔,直覺也最為敏銳,在十分鐘後林凡尚未回座時覺得狐疑。

  然後門打開了。
  但走進來的卻不是林凡。

  來人身上穿著制服,亮出手中的真皮夾,身後再有兩三人進入。
  「臨檢。我們接獲線報,有人說這裡有未成年少年於午夜後在外遊蕩。」

  領頭的警察用眼神示意,其餘警察立刻上前對三人進行盤查。

  「我們是跟老師來的。」小美的聲音有些發抖,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在作這種事的時候有警察出現。
  「我們有成年人陪同。」已經抱著電動縮到角落去的阿明,只能無意義地重複小美的意思。
  警察的眼神有著質疑,強仔遞出手機,開出方才與林凡一同拍下的照片,卻反而惹得警察笑了出來。
  「這種照片沒法子當作證據。」警察還回了手機,準備將三人帶回警察局,直到父母前來領回:「這人戴著口罩遮住半邊臉,誰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你們的老師?說不定是夜店的服務生呢。」

  手一擺,警察示意收隊,他的屬下帶著三名少年少女走出夜店。



  在巷口看著強仔三人跟著警察離開,林凡闔上手機。扯下臉上的口罩,與手機一同塞入口袋裡,他轉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只不過是這種事而已。

  林凡輕輕露出微笑。




以致於一個人要是為了應該怎麼辦而把實際上是怎麼回事置諸腦後,那麼他不但不能保存自己,反而會導致自我毀滅。
因為一個人如果在一切事情上都想發誓以善良自持,那麼,他廁身於許多不善良的人當中定會遭到毀滅。
(君主論,P.32,第十五章,第一段第7行到第9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