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4日 星期六

【雜言】我本來想要堅持的


我終究還是破了自己的規律,我還是開始說廢話了。





本來想讓這裡的廢話就這樣逝去的,結果還是開始說著,好噁心。



整個家都在吵,我都快要瘋掉了。

本來想要努力在今天拼完夏天的,結果還是沒辦法。



為著眼睛,全家瘋狂地破口大罵。

我真的覺得很煩,非常非常想要破口大罵,大叫十聲。

可是為什麼我得為了這些蠢蛋的和平而試圖維持我的口氣?



媽的,我真的很煩。反正眼睛就是這樣一天一天地走向滅亡。

我當然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瞎掉,但我感受不到這個事實。



叫我每天三十分鐘休息十分鐘,叫我每天去放風箏(你當我婉君表妹啊),叫我每天盯著青山綠水,我當然知道是好意。

可是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我的人生這麼短暫要吸收的東西這麼多等著我去發覺的事情這麼多,你叫我做這個。

我當然知道我自作自受。

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

我的眼睛不會叫你負責。

沒有人會叫你負責。

我的人生是我的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