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8日 星期日

【其他】擁有與想要擁有的

那東西之所以可恥、是因為我們得不到;一旦我們得到了,那便再也不可恥。




  那東西之所以可恥、是因為我們得不到;一旦我們得到了,那便再也不可恥。「獲得」是關鍵,能不能夠獲得決定東西的價值。所有的人都想要獲得,要不就大家都沒有,因為只有某些人獲得了,是最不公平的情境。

  所以基督教剛開始時,教會告訴大家財富是可恥的,所以大家要以擁有財富為恥,窮人因此平息怒火、富人因此得以安全。但追隨貧窮宗教的時代早已過去,資本主義告訴我們要努力獲得,篤信新教的商人說「用財富榮耀上帝」,本為罪惡的金錢為何如今可以榮耀?說穿了也不過就是有無獲得而已。過往的金錢是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從貴族手中挖出來的,所以可恥;現在於資本主義的結構下,人人都得擁有金錢,所以此時的金錢是榮耀的原點。

  簡而言之:金錢,握在我手為榮耀,不在我手為恥辱。即使在今天,這種原則也絲毫不受動搖,每個中產市民都看有錢人不順眼:成天避稅、花邊一堆、趾高氣揚、不知疾苦……但問每個人說「讓你當有錢人好嗎?」,肯定沒人說不。


  因此,以現實經驗而言,人皆分兩種:擁有的,以及想要擁有的。擁有者成天想著維護自己的利益別被瓜分,而想要擁有的則總是想著分享擁有者的一切。在封建時代裡,想要讓擁有者的權益被分享,這種事情總是只能靠激烈手段才能成功。但如今已是人人得以競逐財富的資本主義時代,怎得總還有人望著勾不到的葡萄興嘆?這便是我想說的:無論時代如何往前推移,世界如何進化改變,社會永遠分成兩群:擁有的,與想要擁有的。

  這是由於社會結構與人類心理的交雜結果。每個社會都會有這種需要,需要想要擁有卻無所得者的存在。

  在人的心中,潛藏著壓抑的惡性情緒與沒有道理的優越感需求(說是沒有道理,馬斯洛的需求層次論倒是說得清楚),人們需要比較、需要評比,需要藉由我群與他群的相比後獲得自我地位的確認,也因此社會需要羨幕者、需要忌妒者,因為那正是擁有權益者的存在條件。一個社會的資源再充足,也不可能出現大家都是有錢人的情形,總是有人會被資源排擠而成為一無所有的人,就算大家在某個時間點全都致富了,在下個瞬間馬上也會再度分成兩群,就像考試排名下來總是會有最後一名一樣,是不可能大家都是第一名的。擁有者與想要擁有者看似兩極,但卻是彼此互為充要條件,不可能單獨存在的。

  而在社會結構上而言,世界的分工之細緻,總是會出現討人喜歡的工作、與較為辛苦或受人歧視的工作(例如3D的工作:骯髒(dirty)、危險(dangerous)、不受尊敬的(disregarded)),這些工作總是有人要作,而「誰要作?」這點,正是取決於社會中權力結構關係。為了維護自身的優勢地位以及避免去從事不討喜的生產活動,擁有財富與權力者自然會竭盡全力去保持一無所有者的存在,因為一旦無所擁有者消失了,這些工作就會輪到自己的頭上。所以在社會中的權利劃分與運作下,此二種人必然永遠存在,不論時代怎麼走、觀念怎麼改,只要上述所及這兩種(心理因素與結構因素)存在,一無所有者永遠只能依靠劇烈手段(例如,無產階級革命)才能獲得想要的,然而一旦這些無所有者成為擁有者時,又會因為上述理由再次創造出另一群無所有者,週而復始地輪迴並無法中斷。



他們沒有節制又野心勃勃的行為在一無所有的人的胸中引燃也想擁有的意願,
為的無非是想對他們豪奪強取以便出一口怨氣,
不然就是使自己也能夠分享他們所看到被別人濫用了的財富和榮譽。
(李維羅馬史疏義,P.19,第19至第23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