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雜言】史上最蠢事件 in my life

  我覺得可以丟到笨版去惹人笑了。(掩面)








  今天是段考日。下午兩點考試。早上在家複習打混,哥哥去看眼科。

  中午十二點接到哥哥的電話,他說他滴了散瞳劑,沒辦法騎車,要我去接他。



  於是我去接他。



  第一次載人(阿紫那次不算,那叫情非得已(毆)),還是從台北一路載回家,我很緊張。騎得有點發抖。騎到一半開始下大雨,我連停下來拿雨衣都不敢。

  我以前一直很想知道全身淋濕到底是怎麼個浪漫法(或是說怎麼個發洩法或戲劇性),現在我知道了,



  整個人都溼透了,回到家衣服褲子都可以扭出一堆水來。連內衣褲都濕了,有夠噁心的,騎機車瘋狂吹,超冷。

  而且我今天還生理期。你能想像連衛生棉都溼透的情形嗎?



  回到家立刻沖去洗澡換衣服。吃完午餐後出門。時間是一點十五分。本來打算一點出門的,晚了些。



  話說我載我哥回家的時候油表就在亮了,但我載著人很緊張,想說就不要去加了。



  結果我在上秀朗橋的時候沒油了。



  沒油囉。是沒油囉。就在沒有辦法回頭的橋上喔。就算發動了引擎油門轉到底也不會動喔。

  當下的反應就是:幹。



  於是我只好開始手推車。機車沒有發動的時候,重量真的很驚人。手都快斷掉了。



  但在這時候,好人出現了。我這輩子在交通的障礙上總是會有好心人出現。今天是騎著紅色機車的歐吉桑。



  在每個人都呼嘯而過、我辛苦推著車走在橋上、腦中貧乏的妄想只有「或許有人會借我汽油」的時候,他出現了。



  他叫我上車,握好龍頭。然後開始用腳頂住我的車,催油門。



  於是我的車,明明連儀表板也沒開,卻會動了。XDDDD



  這位好心歐吉桑送我下橋轉彎到他的目的地(中正路上的銀行),我就開始下車推起機車來了,雖然很辛苦,不過想到至少有人送了我一程,我應該要知足啦──至少期末考不會遲到。這時候是一點三十分,我人正在前往與政大不同方向的加油站上。



  好不容易走到了,看到中油那支火把的時候,我真的是超級感動的哪!氣喘咻咻地說著九五加滿,花了我兩百大洋啊──油越來越貴了囧。



  這時一點四十五分,我人還在新店,馬上驅車前往學校,停好車子快速上山,好不容易在考試前就座,幸好沒遲到。XD



  就是這樣,以上是我今天愚蠢的人生。本來是算得剛剛好今天去加油的,沒想到去載個哥哥回來就沒了。所以說人算不如天算(死)





  好了,大家可以開始笑話我了。(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