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文章】燈籠

  小短篇而已,倒垃圾的時候突然想到的。女性向內容,男性進入請小心~









  他住在這個舊式公寓已經好幾年了。從大一新生到現在變成研究所都快唸完的老鳥,整棟公寓四層樓十二戶住家,大家都熟得快跟家人沒兩樣。

  但在今年暑假,住十號的陳先生一家搬到板橋去,轉而入住的是個單身男子,第一天搬來便彬彬有禮地向每戶人家打招呼與送禮盒。

  他當然也收到了。還隨便跟對方聊了幾句,知道這位先生姓林,單身,在銀行上班。

  當初見面只覺得是個有禮貌的好人,他第一次注意到對方是在拎著垃圾下樓追趕垃圾車的那個晚上。

  氣喘噓噓地回到公寓樓下,他不經意地抬頭一望,發現林先生家的陽台內,掛了一個又大又亮的紅燈籠,而林先生正靠在陽台邊,還對他笑著招招手。

  公寓很老舊了,欄杆都掉漆了,寥寥的街燈都黯淡了,天色都黑了,連顆助興的星星也沒有。

  世界只剩一個大大的紅燈龍,發出令人眩暈的光。

  長滿鏽斑的欄杆在那樣的光芒下看起來別有韻味。
  而在燈籠旁招著手的林先生,看起來也不再只是一個有禮貌的人。

  他也仰頭揮了揮手,走進玄關,上樓,經過二樓十號時,突然覺得連那道普通的紅鐵門也再也不平凡起來。

  雖然覺得莫名地對著鐵門心悸的自己很像笨蛋,但從此他出門前一定換個衣服,整理頭髮。

  但今天的他超級尷尬。忍住當下埋怨自己為何今天偷懶不換衣服的衝動,穿著白色的大叔背心與短褲向那個即使提著垃圾袋也一樣有氣質的人打招呼。

  「你平常都不是穿這樣來丟垃圾呢。」難得兩人今天的倒垃圾頻率相同,在並肩走回公寓的路上,林先生突然笑了出來。

  「呃、因為平常都剛好還沒換衣服,今天垃圾車晚了點,我已經洗過澡了。」閉嘴、你這說謊就會想要解釋的傢伙!無法明說是怕被林先生笑話所以才換衣服,他只能尷尬地找著理由。

  「嗯,的確是這樣啊。」林先生看來不疑有他,反而笑著點頭贊同:「天氣很熱的話,我在家裡也是背心跟短褲喔。」

  這令他有點出乎想像的答案只能使他笑著猛點頭,兩人理所當然地在林先生家門前道別。


  他回到家,突然覺得對著身上白背心與短褲心悸的自己,絕對是個超級大笨蛋。


  ----------

  住十號的是我家。要搬走的也是我家。但我家陽臺不面街道,有掛燈籠的是十二號或是十四號的某家。
  丟垃圾會穿邋遢背心跟邋遢短褲的傢伙是我,但我家在的公寓應該沒有林先生,但附近有林先生上班的銀行。會從樓上跟我打招呼的是四樓的阿公。

  所以說,生活即文章啊。(←為什麼結論是這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