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雜言】


生活的雜言,雜言的生活。





└最近



最近真的覺得很空白哩,打DMC4就像是抽大麻一樣,打的時候很爽,但一打完就頓時覺得心情比打之前更加萎靡了。



雖然現在每天都很放鬆,但我卻很不快樂。



非常。



整體而言是很鬱悶的,並且有種無以言喻的傷心。





└朋友



最近與許多朋友見面了呢。



每次的暑假都像是朋友會面般地趕場,不過今年比去年好多了,去年曾經連續兩個禮拜天天跟朋友出門去,我都快忘記自己房間長什麼樣了。



└寫作



完全寫不出來,大概是五連擊把我的靈感全部用光了吧。只能看著WORD一片空白。



我明明已經告訴自己這個暑假什麼都不要勉強,但還是對無所生產的自己感到羞愧。



愛情小水牛雖然已經把大綱打好了卻不太想寫。

雖然對DMC大萌卻沒有辦法描寫出連自己都認同的VND三人。

想要寫劍與魔法的故事,卻還是只停留在腦內大綱的階段。背著巨劍的偽少年、大魔導師的姊姊、魔法劍士的弟弟、身兼學者與科學家身分的臨時團員、一輩子宿敵的偽少女,什麼時候才能正式登場呢?

好曖昧好曖昧只有歹完郎寫得出的BL小說,陸軍出身的教官與雙胞胎中的弟弟,什麼時後才能快樂的牽牽小手?

偷偷在心裡想好的繼父長篇,某年某日突然失蹤的爸爸、等不到爸爸的酒瓶,亂入的日下和島崎,雖然覺得說不定可以作成遊戲,但卻連小說ver都出不來。

跟別人一起設定好久的愛之巢和我家對面醫學院被再度提起,但我卻連開頭都沒辦法。

還有商店街愛烤肉的陳品修與他默默單戀的對象,不能不寫完但總是寫不完。

連篇幅最短的林先生系列,我都想不到生活中有什麼曖昧的好梗。



怎麼辦,要是有那種把USB插到耳朵裡idea就會自動咻嚕嚕地被輸出成作品的機器就好了。





我已經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



搞不好今年暑假真的是告別作了,我真的覺得好沒力喔。





└課業



成績一直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還沒想清楚今年要不要參加社團。

也不知道到底租不租得到櫃子來用。

也不曉得到底能不能夠好好把書念完。

也不曉得到底能不能順利把學程修完。

也不曉得到底能不能真的提早就畢業。

也不曉得到底要不要去補習好考研究所。

也不曉得提早畢業能不能參加研所甄試。



英文考試不曉得會不會過。

微積分不曉得學不學得好。





十九歲大沖。今年整個流年不利。





└健康



我去拔了智齒。拔完痛了好幾個禮拜,真的很痛苦。

拔得時候很恐怖。超級恐怖。超級恐怖。



而且還要拔第二顆,本來是打算七月底拔的,但我打算拖到九月拔了。



昨天也去大醫院看了眼科。

近視度數確定了。

右眼矯正後視力0.8,近視1125度,散光300度。

左眼矯正後視力0.9,近視975度,散光300度。



視網膜正常,暫無脫落現象。

眼壓正常。

如要作近視矯正手術,則須再加作角膜檢查。



日後必須避免撞擊與用力搓揉眼球,多吃深綠色蔬菜。

半年後可複診,若近視無再加深,雖說數字驚人,亦可不必擔心。

診後發給眼藥水一瓶,鬆弛眼部肌肉用,每日四次,每次雙眼各一滴。



以上是診斷結果,我對終於破千的自己感到絕望了。





└網誌



最近無名把會員登入欄往上拉了,導致網誌的版面突然變得很詭譎。常常會因為旁邊移動軸拉來拉去,背景色就消失了。



本來還以為是版面的問題所以換了一個,結果還是一樣。(嘖)



是說這個版面本來是磚紅色系的,我第一次練習把顏色改過一遍這樣。



我沒什麼美感,只覺得改CSS好辛苦(其實我祇改顏色而已),所以如果大家覺得很醜就忍耐一下,一個禮拜後就會放下來了。



如果覺得沒到很醜或是重度影響閱讀的地步的話,也可以說一聲,我就不花心思去換版面了。



是說總而言之因為上述原因,我突然又動起了想要搬家的念頭。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在YAM原來早就有帳號了。



不過如果搬家的話圖片網址都要重新連結,我也不太清楚要怎麼樣才能把所有回覆帶過去,也覺得搬家好像有點麻煩,似乎會錯過或失去過去或未來的緣分,所以還在考慮中。



再說吧,今天生理期來,全身從裡到外都很不舒服,無法清晰地思考。











希望人生可以平安喜樂地過。但願作到腦殘卻快樂的境界。



以上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