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雜言】突然間有點茫然

研究所考試終於告一段落了。托太多人的福,三峽和貓空兩間我都考上了,真的很謝謝。



  貓空大學是自家學校的關係,對我應當還是寬容些了,能夠正取第一錄取,我還滿開心的。我有時候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自卑感過甚還是自尊過高,我時常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但又時常覺得自己應該能夠拿到更好的表現。先前一直沒有辦法開口,其實我還是以兩間學校都是三甲錄取的目標去努力,只是總覺得說出來太過猖狂,只好安安靜靜地自我焦慮。我大一入學時是個人申請項目的正取一,多少也會希望自己能夠繼續下去。

  不過我沒有準備很多也是事實(那時SOS的遊戲製作正焦頭爛額中、國科會計畫還有東西only全擠在一起了,實在不敢說對推甄全力以赴),但我並不覺得自己小看這場考試......或許是我自負這三年多來的努力,不會輸給別人「特地」為了考試而準備的東西吧。有時候「努力」是讓我自謙的存在,但「努力」也是讓我自我驕傲的來源。我總覺得自己在對待學習與課業上,似乎因為自己的「努力」,反而讓自身變得有些輕浮,看來要修行的地方還是很多呢......每天都要反省自己。(雖然我哥說我這種反省只是一場自我批鬥,沒有任何推進的意義)

  三峽大學是用正取三的方式進入的,口試的成績不錯,但是書面資料跟筆試成績是較不理想的成績。雖然我哥說客場不要太囂張,拿正取三還在那邊覺得自己表現不好,簡直就是「何不食肉糜」的現代版,叫那些後面的人情何以堪,但我多少還是會覺得難過的,當天筆試的時候我實在是不覺得自己只拿到那個分數......我總是需要一點失敗來提醒自己,自己就算比起大部分的同年大學生多前進了一些,但前面總還是有人的,就算前面沒人了,我那多前進的距離,在老師們的眼裡也就像是沒有一樣的兩公厘罷了。

  最近整個人變得有點怠惰,就像是完成一件事情以後的茫然。我明明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我準備(托福、TestDAF、SOS的遊戲、研究所的修課、國考補習、甚至是兩個月後的國科會計畫結案),但是我總有種忙碌完的懶散感,就像是......強弩之末吧。是不是先前逼得太緊了,所以現在無法恢復衝勁呢?可是知道原因又有什麼用?我想要的是恢復努力的方法啊。不努力,老實說我還真是一無是處了......天資不如人、反應不如人,要是連努力都不如人,我要累積什麼東西去抬頭挺胸地站在別人面前呢?

  但是我現在卻處於難以提振的狀態。就像是神醫突然忘了怎麼治療別人、老師忘了怎麼教書一樣,我突然間忘了努力的方法。我不知道該怎麼努力了。


  這是一種警告、還是一種提醒?難道我可以不用努力了嗎?還是我不該繼續這樣放任自己下去?

  我已經夠努力了嗎?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結果了嗎?已經夠了嗎?是「enough」還是「fed up」?

  考完後的狂喜已經結束了,我或許還需要更多的反省,去面對未來。


  考上如此令人開心,但考上其實才是一個開始呢。

  比起大學時考上後單純的高興,現在在考上後還憂慮著未來與自己,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長進就是了。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所有人的祝福與幫助,要是我沒考上,連這些事情都可以不要想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