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紀錄】2010台灣社會學會年會DAY2

本日再度參與進香團~不過這次我中途脫隊就是了,總經作業還沒寫><




  今天因為知道路了就晚些出門,結果竟然因為騎太快而沒有注意到輔大大門,就這樣錯過輔大,差點就騎往五股的方向XD 幸好還是即時回頭、順利到達~不過在校門口打電話給姊姊們,她們說還在車上,結果當我從正門走到會場時,姊姊們已經從後門到了!由此證明輔大真是校園廣大啊:P

  在大樓門口看見要去買早餐的老師,老師聲音怪怪的~聽老師說是有點不舒服,保重啊今天還要發表呢!

  是說今日是第二天,人也比較少一些~不過在入場時看到了昨日未見的苗延威老師,今日發表辛苦了!我今天的第一場次其實沒有特別有興趣的面向,本來是在有苗老師論文的主題「階級政治」和有張老師評論的「公共新空間」猶豫,結果最後兩個都沒去,卻去了「科技知識的效用」XD,應該是因為我本來就對科技研究比較有興趣的關係吧~

  是說今天給我的感覺跟昨天比起來,碩博士的論文比例變得較高,題材也較為活潑……如果說昨天的我是在地位取得模型中打轉,今天的我可說是進入了另一個區塊。相對而言,今天的態度行為研究、心理學、場域、互動、脈絡之類的探討,變得比昨天更多,使用參與觀察與訪談法的論文也較多,和昨天是不一樣的感受。

  關於今天的整體感受我最後再結論好了,先來分述今天的每篇論文感覺吧~


  第一場次:第二會場「科技知識的效用」
  主持人:郭文華

  第一篇論文:「排隊科技創新對服務場域影響之研究-以排隊叫號機為例」
  發表人:陳宇婷
  評論人:郭文華

  這篇是一個政大碩二學姐的論文,是個有趣的東西:叫號機(我前陣子一直跑郵局,對這東西真是OOXX的感受都在心頭)的研究。陳學姐想要知道的是:叫號機這樣一個科技產物的出現,是如何地影響了場域中秩序的重新建立、以及行動者對於情境定義的認知與相對應的行為,是否因此也發生了改變。

  這篇郭文華老師的評論我覺得很棒,不愧是STS的人,的確排隊這種事情,並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排隊樣貌,而是一種對於秩序的認知與建構,以及因應而生的對其他行動者的互向認知。郭老師舉的那個「販售號碼牌」的例子相當有力,凸顯出在科技操作下,我們對於排隊的一種想像與實際上的表現。而那個「號碼牌黑箱」也是相當貼近生活的,我們總是對於科技有種「公平」和「中立」的想像,但只要科技仍然為人所操作、為人所建構,那永遠就還有可以探討的空間。

  延伸連結: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會(STS)官方網站ㄧㄢ於情境定義的認知)))


  第二篇論文:「社交媒體(Social Media)的使用行為差異性研究:噗浪vs.臉書」
  發表人:彭慧明
  評論人:何東洪

  這篇則是在探討噗浪和臉書的強弱連帶關係和營造「能共性」的手段上,兩者有何差異,以及人們如何在這兩個介面上累積資本、發展社會關係。

  基本上這篇……嗯,我覺得社會學的意含淡薄了點,畢竟是傳播學院的作品,我對於在社會網絡的探討上不太滿意。應該是因為熊老師的關係吧,我現在對於「資本」這個字利用上的浮濫,實在是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評論的何老師也有說,「資本」在美國學者的論述跟歐陸學者的論述上有不一樣的意義,而資本並不只是「擁有」,有時候更關乎「如何使用」。事實上,在談論這種網路社交軟體時,這篇談論的實在太粗淺了,我只看到一些基本的行為分析,卻沒有更深層的意含。事實上,社會網絡有很多理論可以在這樣一個虛擬空間被重新探討(熊老師上課說過許多,包括結構洞、小世界、鑲嵌理論等等),但是都沒有被納入架構中。

  而就算不從社會網絡,從社會心理學(這應該也是請何老師來的原因,何老師是大學社會系畢業,但博士學位則是心理學的背景)的角色扮演、自我認同、自我展演等等來看,也有很多學者的理論可以被檢驗或是重新再探,但這篇論文我聽起來總覺得理論上的深度不高、而與研究發現的連結也不太夠。甚至在標題上何老師還澄清,Media本身就已經帶有「社會的(social)」意味,「社交性的」基本上應該是使用sociable才是。我從昨天的林平老師到今天的這篇,真的覺得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哪。

  在這篇的評論上,何老師指出了本篇過度關注電腦使用者,卻忽略了「完全不靠近」的人,對於這類平台的觀感、看法、對於這個議題探討上的影響以及云云。事實上這點我想是一個出身背景的關係,現在的年輕人,基本上難以想像一個沒有網路的時代,如果對於研究者自身眼界的反思性不夠,那樣的生活經驗便會侷限住看待論文題目的角度。何老師的評論也指出了理論深度的不足、以及資料整理上的侷限,這些我也都相當贊成。


  第三篇論文:「預見下一個科技台灣?台灣科學園區週邊大學生的環保知識、價值與行為之探討」
  發表人:朱柔若(本日未出席,由評論人代為發表)
  評論人:廖培珊

  這篇發表人沒來,所以大家對於內容的認識也就較少了,我也不是很能抓到這篇的重點,因此對它的論點我也就略過。

  廖老師(其實不是老師,是中研院的研究員)的評論相當有研究員的色彩,一開始就從研究方法進行評論(包括抽樣、問卷等面向上),看得出中研院在量化研究上的嚴謹。事實上我也覺得這篇的資料表現有點太淺了,似乎只停留在描述統計上?而且也有點缺乏主軸的意味。關於測量結果上發現竹科周遭的大學生都較為態度明顯這點上,我想到了昨天羅傑茗同學的那篇論文,是否是因為竹科成立的時間最久,因此有足夠的時間長度讓周圍的學生「意識」到並且有所「發酵」,這才體現出態度與行為?(小筆記,今天才知道認知、態度與行為研究簡稱為KAP研究)


  今天因為少了一位發表人,且只有三篇論文,因此最後有了能夠開放討論的時間(昨天那些一次五篇論文的,絲毫沒有開放提問的空間啊Orz)。我一直猶豫著,最後還是想著機會難得而提問了。

  這裡岔開講講我的心路歷程。我其實一直到星期五下午才知道、晚上才決定要參加這次的年會,心理上的準備其實一直不夠充分(事實上我也的確沒有先閱讀本次年會的發表論文)。加上我也只是個大四生,面對一票社會學界的教授先進學長學姐,我實在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可以提問的空間……所以也一直抱著瞻仰的心態參加。

  但是今天這場,第一篇論文的發表人是政大的學姐(加上彭思錦學長(噢對了其實我昨天也有看到他,但沒寫在昨天的日記中XD)等人也在現場,郭文華老師的主持方式也很像在上課……我相對輕鬆許多),第二篇雖然發表人我不熟,但我大學的專題就是作網路研究,所以事實上是有點想法的。

  簡單說一下我和新聞系、公行系學長姐當初進行的專題內容,標題是「虛擬空間中社會支持系統之再構──不同世代行政人員之差異比較研究」,基本上是在限定樣本範圍後,去探討一個人如何在一個新出現的虛擬空間(那是相對於現實空間而言),去發展他的社會支持。那時候我們發現,配合網路的發展史(事實上網路是近十年才出現的,歷史相當短),在大學畢業後才接觸網路的人,事實上對於虛擬空間十分陌生,也從來不敢想像自己在那種場域發展新的社會關係(我堅持不用資本兩字,嗯)。而在大學期間接觸電腦的人,雖然會使用網路進行社交,卻只是一種現實社會關係的延伸,他們不在網路上進行新的社會關係拓展,只是在網路這個消除時間空間的場合中,拉長自己平日現實關係的接觸時間(這組人是二十後半到三十後半的群體)。但對照我自己這個二十前半的人來說,我已經會在網路上去認識陌生人當朋友,若是再對照我十幾歲的表弟妹,甚至覺得在網路上認乾哥乾姊沒什麼大不了──我認為表現出一種社會變遷的意含,這是我們最重大的發現。

  因此回頭看這篇比較社交軟體的論文,樣本年齡是2539歲(應該、我有點忘了),正是我們先前研究的第二類群體,在觀察他們社交活動的同時,是否有顧慮到我們專題中所說得那種東西呢?畢竟重新建立新的關係、還是現存關係的延長,是兩件不同意義的事情。這就是我當時對發表人提出的問題。

  至於叫號機的那篇,是因為發表人提到叫號機所具有的現代資本主義下的「公正」與「效率」的意義,但似乎將兩者視作是一體的同質指標?但昨天關老師的教養風格讓我略有體認,因此我認為「公正」和「效率」要是衝突時(例如櫃台人員請業務繁雜但號碼較前的人在旁稍等,先處理後面號碼但業務較短的人),這時對於叫號機營造出的新型態排隊模式,是否又會有不一樣的解讀?

  結果我問問題有點問太久,還被郭老師說「哇、好像又多個發表人」:PPP

  總之一番討論後,順利結束了這個場次~在廁所前還碰到何老師,謝謝何老師肯定我的問題,我總算覺得自己也可以是真正參與這個年會的一個與會人:)

  但是聽了兩位姊姊去聽的第一會場「階級政治」,讓我好心動喔~聽說苗老師的題目與報告相當精彩有趣,實在太可惜了><

  不過休息時間實在有夠短,才上個廁所喝個水又奔往下一個場地~


  第二場次:第一會場「勞動中的個體體驗」
  主持人:黃朗文

  第一篇論文:「Trends in the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of Married Women with Preschool Children in Taiwan
  發表人:饒雨涵

  這篇是一位剛從台大社研所畢業的學姐所發表的論文,算是本次會議中與我的研究旨趣最相近的一篇了。學姐利用APC模型,試圖分解三者對於育有學齡前兒童的已婚女性所造成的勞參率影響。

  這篇非常中規中矩,相當程度的小題小作(這點我最後會有個總心得,容後敘),也因此相當平穩。我沒有特別的著眼,也沒有覺得不好。就是用了APC模型,算是一種突破。全英文寫作這點滿厲害的。

  黃朗文老師評論上,因為有人口學的背景在,感覺好像又看見了陳信木老師的身影XD 今天聽了很多不同背景的學者意見(像是心理系的何老師、還有等下會提的人類學系的簡老師),深深感受到每人觀點的不同,黃老師對這篇論文的評論,相當程度地著重了時間序列上資料的處理以及在演變上的模式,這點我在陳信木老師身上也有看見,我認為這種對時間、人口的敏感度(當期人口永遠來自上期人口),相當值得學習。


  第二篇論文:「台灣勞工階級家庭的養育風格」
  發表人:陳如涵、藍佩嘉
  評論人:簡美玲

  這篇主要是利用參與觀察與深度訪談的方式,去瞭解勞工階級的家庭如何去教養子女。(又是文化資本,我到底要跟布迪厄糾纏到什麼時候?!)

  前半段概念的闡述由藍老師負責,後半段資料的呈現則是陳學姐(台大碩士班)所報告。這篇的概念相當不錯,對於勞工家庭的教養也有相當程度的整理與呈現,但發現都滿合情合理,反而有種淡淡地想當然爾感……不過這篇我對於簡老師的評論相當讚賞,受益良多。(也感受到了藍老師的風采,這場的藍老師與成老師我都神往已久,今天終於看見本尊了:P

  簡老師是交大的老師,專攻是人類學。這種背景讓我覺得老師的評論很特別,從人類學的角度出發,確實會特別細緻、特別微觀。沒錯,我也覺得雖然長時間參與觀察在社會學研究中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但以人類學那種「蹲點」調查來看,我們的確還尚有不足。不論時間長短,「共同居住」事實上會營造出一種親密感與認同,我想那會是更進一步獲得觀察資料的重點所在。

  而簡老師也有提到在台灣所謂「勞工階級」與「中產階級」,範疇並不如西方明確,這點我兩萬分同意!事實上那本來就是西方的概念,而老師特別指出這樣一個範圍下可能存在的文化異質性,這點讓我有點頓悟(事實上在處理女性研究上也常有這樣的問題)。而簡老師開了幾本可以參考的人類學書籍清單,沒能抄下來真是可惜~看過胡台麗老師的田野筆記、書(媳婦入門真的好看!)與紀錄片「穿越婆家村」以後,其實我對人類學一直滿有興趣的><


  第三篇論文:「隱藏性的工作?情境管理作為男護士在女人行業中的工作策略」
  發表人:徐宗國
  評論人:成令方

  這篇實在是……很難懂,理論高度太高了(我對紮根理論實在是完全不熟悉啊囧),加上因為徐老師比較不熟悉電腦操作,簡報上的字和資料都看不到Orz

  嗯,加上我肚子餓了所以有點恍神……不過我覺得這篇探討了護理工作的隱藏性、以及情境管理這樣一個從未被認為是護理工作範疇的新發現,但似乎對於性別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未多著墨?(其實我想是因為時間不夠的關係……)之後有位醫師對這篇提了疑問,而徐老師有個澄清我覺得很重要:與其說是研究男性或女性護士,應該說是研究「男性氣質(Muscularity)」和「女性氣質(英文忘了XD)」在護士工作中的展演云云,徐老師這個回應也算是解了我的困惑,不然我真的有點覺得這樣對男女護士的探討著實刻板印象了些:P

  成令方老師的背景關係(成老師任教高醫),讓我覺得在護理工作上的瞭解,確實是研究醫療體系的必備。醫療體系某種程度來說,很像自成一格的小世界,有自己的運作邏輯和運作方式,而性別意義在醫療體系中,的確更為凸顯。成老師意外地爽颯,先前看過老師的譯作,感覺行文上較為溫文些,本人倒是非常強硬的風格,昨天還聽到了老師對輔大的小型抗爭,很妙XD

  然後此時昨日與周平老師在中午唱相聲的老師出現了,在成老師的介紹下才知道原來是林本炫老師:D,又是為了昨日的宣傳而來啦~成老師還打趣說「我該宣傳一下,要不然等下林老師也會衝上來宣傳的」,就是國外一位對於紮根理論鑽研甚久的學者要來台灣參加工作坊啦,分別在台北大學和南華大學,有興趣的人去聽聽看囉~聽說Corbin教授還會有現場的質化軟體操作演示喔!

  延伸連結:Juliet Corbin教授來台:12/14中研院的演講12/13台北大學的工作坊;12/17南華大學的工作坊 (請各自進入連結,抱歉我查不到台北大學工作坊資訊……)

  結果這場拖得久了些,50分鐘的午餐時間只剩30分鐘O<< 抓著便當趕快吃,抬頭就看見老師正邊吃便當邊看著他的紙本,辛苦了~後來也看到黃厚銘老師但老師沒有看到我XD

  中午去領了杯美式咖啡,於是下午場次的征戰又開始啦!!


  第三場次:市場風險
  主持人:謝宏仁 

  第一篇論文:「從圖書的供不應求到供過於求-以經濟社會學觀點解析台灣的出版市場」
  發表人:李令儀
  評論人:陳巨擘

  這篇主要是從Zelizer(應該是這樣拼)的商業迴圈的觀點去看待台灣出版業供需不平衡的問題。

  其實我覺得這篇作為一個博士論文的初探……有點太淺啦。陳巨擘先生是前巨流總編輯,也是今天我覺得很特別的身份之一。陳先生(師承Granovetter這點不難理解之後所提出的鑲嵌說法)說得實在正中我心,除了附和也沒其他可說的了。基本上就是主線模糊、理論模糊、重心模糊,老實說,我個人覺得這篇論文學術價值並不高,不僅是因為還停留在初步探討,整體而言的資料顯得整理不足,且有些龐雜。加上我最近剛看過陳穎青的「老貓學出版」,我覺得在現象描述上,這篇論文有些不符現實的情形啦(當然那是因為我相信老貓的觀點,才會有此一言)。也的確,這篇論文事實上並沒有用到任何經濟社會學的觀點,老實說如果讓熊老師來作評論人,這篇大概會被大批。

  說到這,這篇題目是否能夠以量化的角度來思考呢?出版業有許多明確的數據,或許換個方式呈現理論會有更好的分析?而如果要堅持微觀路線,那是否從更為貼近葛芬柯那種互動論的秩序建構觀點,會更能理解作者、出版商、印刷廠、經銷商、零售商店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

  難得我覺得這個題目很有意思的說。


  第二篇論文:「網路消費者對購物網站使用機制之研究:信任與科技接受之整合觀點」
  發表人:李固遠
  評論人:謝宏仁

  這篇也是中規中矩,發表人的身份也很特別,是科技產業之類的相關科系。這篇主要是在探討東方關係主義與西方個人主義,如何表現在信任方式上,進而去影響一個行動者的網路購物行為。

  這篇我覺得沒有不好,但總有種說不上來的地方……過度想當然爾?而且我一聽到華人關係主義就想到熊老師的說法,這是否是一種過度強調本土化、自以為華人社會「很特別」、「和別人有所不同」,硬要和西方做出對照的觀點?難道沒有更普同性的理論觀點去看待信任與消費模式?例如熊老師說的:行動者所在的網絡位置、結構洞、節點?

  而且這篇的數據也太漂亮了點,這麼強烈支持論點的模型,我覺得很詭異啦……只是我覺得就是了。(自己作過以後,我覺得如果有個數據完全支持論點,要不是在統計方法上文飾過頭,要不就是假設太直觀(trivial),根本沒有深入研究的厚度)

  謝老師很可愛(今天還注意到老師頭上有三根呆毛>u<),還說「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量化人才不夠,所以才會叫我這個質化的臨時披掛上陣來評這篇量化研究?」,但是因為時間關係沒能讓老師說完自己的評論,真的很可惜。那個有關於Gefen的信任模型模糊了對於關係主義的論調,這點我表贊同。Gefen是西方學者吧?用來套用在東方樣本上真的好嗎?這應該不是自己說說「修改為適合東方人的模型」就可以的,一個模型發展多辛苦啊!昨天羅同學那個中國人地位取得模型,可也不是自己隨便拿了Blau & Duncan就來修改成「適合中國人的模型」,而是邊燕杰和林南辛苦弄出的東西,這邊拿Gefen的模型就自己來修正一下,這樣真的可行嗎?這也是我對於謝老師的評論心有戚戚焉的原因。

  第三篇論文:「專業主義或消費主義?:醫學美容糾紛的社會學分析」
  發表人:蔡米琪、許甘霖
  評論人:葉永文

  這篇主要是在醫療專業主義與醫療消費主義兩個觀點的對照下,討論一個醫療美容糾紛中,醫療使用者、醫師與主管單位三方的認知、行動的意義與模式。

  這篇……蔡學姐長得很可愛、聲音很好聽,可是可不可以……不要照著簡報念?雖然很失禮,但是我真的快睡著了,這應該不是一個正確的簡報方法吧?而且相當花時間,這場跟上個場次一樣,也是超嚴重拖延。

  在這篇上,葉老師的評論相當鞭辟入裡,也提出了我覺得今天一路聽下來碩博論文的共通問題(again,這點容後敘),本篇資料頗豐,但是卻沒有一個深入的整理與呈現,導致論文有些頭重腳輕。而資料上缺乏主觀說法,我覺得這是撰寫的敗筆。我總覺得這些主觀內容的引述,是要讓作者去發現其中受訪者不自知的脈絡,如果都沒有引用,而只是憑著作者主觀的看法去對案例評斷,我認為不太對勁啦。而且這篇有種類型學(Typology)的感覺,將行動者依據行動進行分類,但這種分類我覺得在理論立場上還是顯得薄弱了,有種但憑作者主觀分類的感覺。


  第四篇論文:「志願性離職與非志願性離職的分析」
  發表人:張峯彬
  評論人:馬財專

  這篇論文是在討論所謂的志願性離職與非志願性離職,問「誰會志願性離職?」及「什麼時候會志願性離職?」這兩個問題。

  這篇的話,我覺得在架構上有完整性,重點在於一個新資料的嘗試。整體來說題目簡單,小題小作。時間不夠所以資料分析全略了、有夠可惜!只大略聽了理論觀點的整理。不過這五個假設分別對應到各自的理論,我覺得似乎有些為了顧慮平衡而……啊我不曉得要怎麼說,就是、一般而言,研究者不是都會有個favor嗎?在這樣的假設設計下,看不太出來研究者想要關注的favor是什麼。只能說是一個對於新資料的概念初探而已。

  馬老師的評論基本上也是如此,認為在架構上的完整,卻沒有在資料上的著墨也同樣達到各個面向的闡述平衡,而對理論的對話深度也尚缺(這點發表人的回答是因為在資料穩定後才可如此,可見這篇的確是還停留在資料測試的過渡階段中),也的確如馬老師所說,在這篇裡面非志願性離職的探討較少,或許標題會有讓人誤會的感覺。不過研究者解決調職的兩種意義(升官調職、帶資淺意味的排擠調職)的方法很妙,我沒有想到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檢驗:看下一個工作的收入,與上個工作進行比較。


  這場聽完以後我實在累爆了,還要回家作總經的作業……所以就臨陣脫逃啦!和老師道別後我便準備離開,結果碰到了熊老師XD 熊老師問我有沒有打算參加下一個場次第七會場的座談(討論富士康事件所反應的世界分工問題),結果我只好尷尬承認太累要回家啦,幸好熊老師依然颯爽,很乾脆地跟我道別,沒有鄙視我的半途脫隊這樣XD

  結果本來想去享用最後一次的茶點……卻因為太晚結束場次所以都被吃光了(淚流滿面) 只好就這樣回家啦~幸好回家一切順利,終於沒有再繼續迷路了!

  最後來談一下今天的總體感受,今天跟昨天比起來就是:題目創新、研究方法量化較少、參與觀察、訪談與論述分析較多,但因為今天聽了很多碩博論文,我大概有種以下的感覺,是碩博論文的共同情形(不全然是所有的論文都有所有的以下情形,只是這是我今天的整體感受啦,希望不要覺得我自視甚高之類的……),我也要提醒自己將來不要給別人這樣的感受:

  一、理論薄弱。理論薄弱又有兩種意情況一種是用了個很大的理論但是卻和研究結果沒有太大的關聯性。另一種是放了很大的理論,但最後只使用了裡面粗淺的概念。這是很詭異的事情,理論的雄厚反而凸顯了自身在探討上的粗糙。對我來說,論文大題大作最棒但很難、能夠小題大作亦頗佳且實行性高,小題小作是中規中矩,大題小作難聽地說就是膚淺和直觀了,但總覺得今天很多題目都很大,結論卻很小啊。

  二、資料豐富但結果淺薄。往往會有很多很多資料,但最後卻只是以一種直觀的現象描述作為結尾,如果是質化、就是單純的現象描述(甚至只是資料整理),如果是量化、就只是簡單的描述統計。社會學的意含在哪?是否有看到一個社會現象的本質?是否感受到在現象背後的因果關係與趨力?這些我今天都沒有太大的感受,是讓我覺得收集了許多資料卻只有這樣的呈現,有點失望的主因。

  三、名詞使用。「資本」這個詞這個詞能這樣到處用嗎?我很懷疑。劉雅靈老師曾經說過:「你們開口閉口都是『剝削』,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再這樣說。剝削有非常嚴格的定義和意義,不是什麼東西都是剝削的。」,熊老師也有說過「資本這字已經快被你們用到爛了,定義越來越浮濫。」,今天何老師也說明了:光是「資本」的概念在美國和歐陸的意義,就有不同的爭論與說法。我現在真的很小心,再也不隨便亂說剝削,也不隨便說資本,也不隨便說批判(怕被劉老師打臉XD)。但是今天一整天聽下來,這些詞彙往往被當作一種一般性的形容用語所使用,這點我覺得不甚妥當。

  四、口氣武斷、過度主觀。今天聽到的論文有許多作者會以非常武斷的態度去說明某些事情(例如「未見有人如此」),但他能夠這麼說的原因卻只是因為「我覺得」,而沒有任何的過往研究或理論支持,這讓我覺得這很可怕。論文的嚴謹就在於說任何話都要有憑有據,有時候費盡心思弄到一本書,就只是為了在論文後面加上個括弧,在裡面放個人名和年份──引用。或許我們的想法是來自於自身的經驗基礎,但說難聽,你的經驗算什麼?你有什麼證據嗎?沒有證據就不該這麼說。如果數據上就是那樣,是0因此你說「沒有人如何如何」,但你的抽樣是對的嗎?你的樣本信效度夠嗎?什麼都沒測沒檢定,就這樣說「完全符合假設」,這種自信到底從何而來?連教授也只會說「大致符合預期」耶!這種主觀自信很可怕,在實務操作上來說,論文寫得越鐵錚錚,被評論人打臉的機會就越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