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後記】Finding 在那之後的隨便說說

這是預約發表...實際上寫在送印後的隔天。




  等會兒要出門,所以隨便來說的點什麼。

  (以下有劇情捏他!!請想要享受故事的人等看完故事再閱讀會比較好><)

  
  這次的本超突然,原先在二月左右聽到推翁就覺得有點心動,但是想說到時可能會有點忙,所以就觀望了一下...結果攤位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就報滿了,我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雖然阿鳥和許多人都說這應該還算不上什麼問題,要出本還是會有位置可以擺,但是因為我又參加了暑假場的APH合本,所以就覺得應該負荷不來...也就算了。

  不過在五月的時候因為聽了學姐一番話以後又有點動心了。因為其實先前和我討論過的朋友也知道,我放棄推翁的最大原因其實是...最近沒有什麼喜歡的作品。(喜歡的我都寫過了,只二刷沒新刊又讓我覺得有點不厚道...) 如果真的可以有個場合發表自創作品的話......

  自創作品真的可以參展嗎?聽著學姐說寄攤OK的時候,我真的很猶豫,但是應該是因為還是很想要作點什麼吧,所以我就答應了。大概在四月的時候。

  接下來就是辛苦的淚水,Finding這個故事真是折磨作者的小妖精。

  一開始的時候,故事人馬基本上是固定的(主角=受害人、偵探、主角的女朋友或是他喜歡的人),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故事是社會派路線。基本上設定都是校園。我應該也算是對自己的缺點有所認識了吧,而且本格的詭計非常難想,時間也不夠寫太多,所以篇幅限制下人物也少少。

  第一個方案原先是主角的女朋友失蹤了,請偵探協助搜尋的故事。但是因為我哥說老梗,馬上就被否決。第二個方案修正了下,是主角被黑道追殺的故事,但是因為聽起來還是很老梗,這次竟然被兩個人給否決了(哥哥和朋友)。兩個方案的共通點就是「主角被裏切(背叛)」,這也算是到最終版本都一直被保留的設定。

  總之因為這兩種都太老梗了,我哥說應該寫點和我程度符合的故事。加上我很喜歡QED(好漫畫大家快去看,中文翻譯是《神通小偵探》,作者的另一部作品也很棒),所以第三個方案基本上就決定成找東西的故事。人物還是三人。

  但是因為人數過少,所以在和眾多學弟妹長姊討論手法的時候,大家總是覺得完美犯罪相當困難(因為嫌疑犯只有一個,所以必須製造看似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才能有推理的過程)。在這個階段我聽到太多太有意思的手法,謝謝大家的腦力激盪。

  不過實在是過於困難,所以最後我接受了大家的建議,增加了兩個嫌疑犯(鄰居與朋友)。讓每個人看起來都破綻百出,雖然大家的不在場證明與嫌疑程度都很不完全(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但是因為有三個人,所以就不會淪落到沒有選擇(=推理)的過程。

  除了技術層次的考量外,其實也有理論層次的考量。我覺得現實中的謎題其實和推理小說的謎題總是大不相同,往往會帶有運氣、模糊、多重選項的性質。

  所以故事裡面的偵探說的話就是我想說的話,現實生活中的解謎往往不定生死,所以猜錯也不要緊,結果最重要,靠運氣也沒什麼好被嫌棄的。甚至就是一個一個試(像是戀愛遊戲SL大法一樣),我們回到開始,慢慢地重新走過一次,答案可能就會出現--而現實中即使如此做了,答案有時候還是出不來,東西就是找不到。這時候只能認栽,偵探如此說,我也贊同。不是所有案件都可以破案。

  不過這個故事的偵探還是走了很邪魔歪道的路線。基本上都是心理學、動機、行為等等的推論,物理性的實質證據很少,自由心證的詮釋範圍很大。偵探的思考過程算是互動理論和心理學給我的提示(畢竟這是我的所學),雖然覺得這樣的推論過程有點武斷...但是想想偵探只是要找到東西,這點就這樣算了吧...我覺得。

  當然這種說法不能否定這本書推理性質還是相對薄弱的,如果有人覺得被騙了,我也只能道歉。但是就如後記所言,這是我想了又想的結果。與其寫個無法成立的純正推理,我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路線,至少它還是個故事,是個可以閱讀的故事。

  總之,修改後的版本明顯違反了我的初衷(篇幅短、人少)。所以採納了第三方案ver.2以後,故事劇情就不可自主的增長,在六千字的時候,怎麼樣都有點彆扭的我還是將半成品拿給了大家看看。結論就是砍掉重練。

  太多人物了,而且每個都是自創。個性都要從頭塑造,還要代入解謎的線索...這讓大家都失去了個性,像是線索朗讀機一樣。所以最後發現勢不可檔,還是狠心重寫。這時候是五月的第二個星期。

  於是在第三方案ver.3中,大家的個性都被激烈化(當時主角的台語度比現在高出兩倍吧),用這個方式直衝最後,得到了一萬五千字的初稿。

  我將這次的故事給了三個沒有完整聽過手法的人看過,根據得到的意見又重新修改了第三方案ver.4。包括減少台語的使用、加強解謎部份的說明(這真的很困難,一不小心又變成台詞朗讀機),修改成一萬七千字左右的故事,也就是最後送印的版本。

  送印時距離活動只剩一星期,我對千業說27號要拿到書時對方整個臉都皺起來,我果然還是搞到太晚送...幸好我說我只要印20本,對方的眉頭就又鬆開了。

  辛酸眼淚說完,來說一下角色短評。

  主角,換過兩次名字,在朋友間的綽號是A男(一開始的代號)、台客、豪哥。印象速寫就是笨笨傻傻看起來很兇卻不會咬人的台灣土狗。明明愛罵髒話卻是好人;一直跟偵探吵架但還是會倒水或是買飲料給對方;是個台客卻是資科系學生;明明很凶狠但是碰到女朋友卻很純情(然後又愛哭,這是裡設定,只有稍微提到而已)。基本上就是個反差萌代表。外型描述是「台客」。

  偵探,名字是跟別人借的(但沒付租金),在朋友間的綽號是B男(代號)和連組長。就是個毒舌派,不管想說什麼話都要用很機車的方式說出來。不管是想八卦、想罵人、想道謝、想幹嘛,說出來的話都超刺蝟。他其實不是個個性不好的傢伙(個性是上普通的大學生),只是嘴巴很糟。外型描述是「無印良品」。

  朋友們一度說「A男在每個方案都好慘好可憐T_T」,因此有人提議「讓A男和B男在一起吧!」,但被我否決了...因為是正常向嘛!結果後來寫得很卡,我哥看完最後的版本跟我說「大概是因為沒有BL也不曖昧,你才寫得很不順吧....」

  朋友都說哥哥正解 艸

  朋友,名字是姓名產生器跑出來的。我與朋友間的稱呼是二號(當初給他的代號)、朋友和阿誠。就是個典型的資科人刻板印象。好人草食男,我想不是這種個性的人應該很難跟主角成為朋友吧......像是保母一樣的角色。因為太好人所以在「快來投票!由你決定誰讓阿豪幸福!」的開玩笑愚蠢投票中很快就被out了。外型描述是「就是資科系的刻板印象」。

  鄰居,名字是跟學長借的。大家的稱呼是一號(嫌疑犯一號的簡稱)、潮男和豬哥。設定上是個愛看好戲、有點散漫輕浮的花花公子。意外的有大人氣,在「快(ry」中很受歡迎,雖然是個女人如衣服的浪蕩子...但在BL故事中這種設定簡直萌上加萌。可惜這是正常向所以他還是只能當配角。外型描述是「你想像中很潮的那種樣子」。

  女朋友,名字是從別人的名字轉化來的。稱法就是女朋友。在第三方案ver.1之前都是個徹徹底底的壞女人(也就是偵探捏造的大大眼故事中的那樣),不過後來想說這樣一點也不可愛...就便成了現在這個有點女王、但意外直線的角色。外型描述是「濱崎步」。

  這裡要補充一個劇情上的設定,就是女朋友當天是兩手空空又穿得少少的去找主角的,所以沒有被馬上懷疑夾帶贓物這樣。不過這個設定&線索真的塞不下也沒有辦法合理地塞進去......所以就作罷了。如果有人看著故事質疑「為什麼會先懷疑電腦啊?!一般來說都會先覺得是女朋友偷偷摸摸把東西帶走了吧?」,應該是因為少了這條的關係。 不過在女朋友離開後與回來前禮物盒都有出現過(藉著鄰居的手),所以最多只能懷疑是不是一起去吃飯時順道帶走。

  但從女朋友回來到他們一起去吃飯的這段時間我沒有寫得很清楚(曾經想過,但變得很像線索朗讀機就放棄了),所以要從這個時段懷疑女朋友也有點困難。實際上當初的想法是中途主角有去上廁所(雅房是共用衛浴),這時候女朋友才把東西藏起來。但因為主角是個健忘的人,不太可能記得自己到底啥時去上廁所......所以這部份的線索真的很殘破。抱歉抱歉(但是沒辦法,加了就很台詞朗讀...我的功力還不足)。

  是說有朋友告訴我如果女朋友性轉的話和主角簡直絕配,我想了一想發現真的是!不過這樣就不會鬧分手故事也就不用寫了......還是當女孩子吧。

  以上!時間剛好,該出門了...

  如果有人喜歡這個故事或是有什麼感想,歡迎告訴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