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刊物】推理only自創突發本《Finding》情報頁


  大家好這裡是自創小說本《Finding》的正式情報頁:)

  先前雖然有做了印量調查......但是故事已經發生了大搬風!所以請不要相信之前的CM(那已經是過去的他們了!),以這篇的試閱為準會比較好喔:D

  包括試閱與刊物售價等資訊,請見以下囉~






*試閱* 

邱昱豪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衰。衰到爆。

從今天早上他就感覺自己萬事不順到了極點。起床要刷牙時發現牙膏沒了,把牙刷牙杯放在共用的衛浴流理台上,不過是去隔壁借了牙膏回來──他的刷牙道具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到底是誰那麼無聊要偷一個被人家用過的牙刷?噁不噁心啊?!雖然深知這就和宿舍的大便俠一樣沒辦法用道理解釋,邱昱豪還是覺得心情糟透了。只漱口沒刷牙的感覺讓他到了學生餐廳仍然是一副結屎面,然後悲慘地發現自己最喜歡的那家早餐店今天沒開。

但他實在不承認自己只會因為這種連環小衰事而委靡不振,那不過是雪上加霜的「彩頭」罷了。在看到遠遠走過來和自己招手的尤嘉誠時,邱昱豪更加確認了這點。

「早啊……呃、你是發生了什麼事嗎?」端著早餐托盤在邱昱豪對面落座,尤嘉誠看到對方的臭臉時,不禁嚇了一跳:「你……看起來不太好欸。身體不舒服?如果是電腦太多修不完,我可以幫你喔。」
雖然知道對方是因為過去的不良紀錄而在關心自己,但一想到自己這陣子拼命修電腦當好人的下場卻是死狗放水流,邱昱豪還是有點遷怒地瞪了對方一眼:「幹,林杯(老子)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北宋(不爽)。」

望著對方鬱鬱不振的表情,尤嘉誠立刻了然這次程度非同小可:「怎麼,你還沒找到要給呂虹的禮物?」
聽見自家女友的名字,邱昱豪嘖了嘖,聲音被嘴裡的餛飩搞得含糊不清:「丟啦(對啦),就昨天打電話問你的那個。後來怎麼找還是找不到,超幹的……」

有些尷尬地扯了個微笑,尤嘉誠親眼看過所謂的「交往紀念日禮物」,實在是不覺得那個豔麗明亮的呂虹會喜歡這種禮物──應該不會有女孩子會喜歡男朋友送自己像拇指一樣粗的純金項鍊吧?雖然是純金打造的沒錯……但卻是海線老大的風格啊。
不過作為一個算得上有道義的人,對於邱昱豪品味已經習以為常的尤嘉誠,還是認真地安慰了同系四年的好友:「東西不見了,要找到可能真的很困難……你要不要考慮再買一個?如果經費不夠的話我可以借你。」
「幹你共殺小白賊話(說什麼傻話),窮學生有多少錢?」和朋友伸手,顯然不是邱昱豪的風格。
「那不然請你爸幫忙?」也知道自己同樣阮囊羞澀,尤嘉誠推推眼鏡思索了會兒,試著修改一下建議:「你爸香蕉電腦台灣分公司的總經理身份擺在那,雖然他平常很嚴……但現在兒子有難,總不會不顧吧?」

「幹拎娘這殺小沒志氣的話?林杯靠老爸送女朋友禮物,下西下幾(丟臉)!」本來就對自己的誇張家世有點隱隱排斥,邱昱豪一拍桌子,連含在嘴裡的湯匙也無法阻止他的憤怒:
「林杯辛辛苦苦修電腦寫程式賺來的錢就這樣害料料(都沒了),乾那(好像)扔到垃圾桶一樣,要是不罵幹,還是不是個男人?!ㄣ良紀錄而ㄧ:「」ㄢㄨㄣ是提了件方才他沒聽到的事。

「好好,你不要激動。」有點困擾地看著邱昱豪氣到泛紅的臉,瞭解對方現在東西就是不見了的事實正和內心的不甘願天人交戰,尤嘉誠嘆氣,還是說出了那個連自己都有點不確定的最後建議:「不然這樣……你還記得連峻嗎?」
「殺小?」下意識呆楞了一下作為回應,安裝在腦中的Google立刻進行了關鍵字搜尋,邱昱豪很快就想起這個名字:「社會系的連峻?當初計概一起作報告的那個結屎面(臭臉)?」
看著好友點頭表示正確,邱昱豪反而有些反應不過來:「提他衝啥(作什麼)?」

在邱昱豪印象中的連峻,就是個穿衣服超沒勁的臭臉。即使笑了也只有冷笑、撇嘴還有用鼻孔吐氣而已,唯一派得上用場的就是功課超好作報告超強,除此之外連個屁用都沒有。
他並不是討厭連峻,只是兩人每次說話就是想互罵,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朋友?現在走在校園碰到的兩人仍然會唇槍舌戰地聊個兩句,但並不是那種會像這樣一起吃飯的交情……邱昱豪搞不懂對方為何突然提出這個名字。

完全明白邱昱豪的小世界中不存在學校八卦,尤嘉誠好聲好氣地替對方解釋清楚:「你不是想找到那項鍊?去找連峻幫忙吧。他好像很會找東西……在學校算有名的了。」

對於自己閉門造車的生活態度毫不在意,邱昱豪只是撇撇嘴,他是少見對BBS不感興趣的資科系學生:「有這麼神?」
「我也不曉得。」搖頭表示不清楚,尤嘉誠收拾了下用餐完畢的桌面,說明自己也只是提議而已:「我只是聽說連峻不收錢。如果你真的很不甘心……花點時間去找他試試也還好吧。」

和分頭各自上課的尤嘉誠道別,走在前往教室的路上,邱昱豪還是百思不得其解,搞得他整堂課都心不在焉。以他對連峻的認識,怎麼看也不覺得對方會是這種愛多管閒事又好心不收錢的人?而且「找東西」涵義之廣,更讓他覺得連峻就是個肖欸(神經病)……
猛然從開始歪題的想法中回神,邱昱豪用力一拍腦袋,決定甩掉這些暫時沒有意義的事情。
他只是不爽費心準備的禮物就這樣沒了而已。如果連峻這傢伙真有那麼厲害,那就讓他想想辦法也沒什麼不好。

既然決定就要行動。邱昱豪掏出手機,連上了他最討厭的BBS。毫無罪惡感地用了尤嘉誠的帳號密碼登入,他在過去討論報告的版裡面發現了連峻的手機號碼。
事不宜遲,連峻撥出號碼,不一會兒話筒那端便傳來了記憶中的冷淡聲音:(喂?)
「是連峻嗎?我是邱昱豪,以前和你一起上計概的那個。」
(尊駕的打扮要讓人忘記真的很難。)聽著這個交情不鹹不淡的台客突兀來電,正在教室收拾書包的連峻顯然不是很在意。
「幹不要用這種機歪方式表示你還記得林杯!」立刻用滿嘴髒話符合了連峻的期待,邱昱豪深深吸氣吐氣,努力提醒自己是要請對方幫忙後,才稍稍壓下怒氣:「我有東西不見了,有朋友說你很會找東西還不收錢,叫我找你幫忙。」
(……哈,原來你做事之前還會先打聽打聽。)通話端傳來了招牌諷笑,連峻倒是出乎邱昱豪意料外地爽快答應了他的請求:(可以啊,我可以幫你。不過東西很有可能還是找不到……要是因為太期待而受到傷害,我不負責。)
「鬼才叫你負責啦林杯蝦米隆嘸共(什麼都沒說)就自己先在那邊機機歪歪……」
(──你還要不要我幫你找東西。)
聽見對方突然沉下來的口氣馬上曉得這是某人脾氣發作的前兆,邱昱豪趕緊停止自己的嘀咕:「要要要拜託你啦!」

滿意地聽見對方的懺悔,連峻看了看表,這才慢條斯理地回應對方:(東西都是越早開始越容易找到,但我中午有事……另外約個時間可以嗎?我需要聽一下當時的狀況。)
邱昱豪下意識點頭表示明白,卻又馬上想起自己正在通話,不禁暗罵自己總是在和連峻的對話中落於下風:
「赫啦(好啦),我中午嘛係(也是)和女朋友約吃飯。你災(知道)四方煎餃嗎?到了那裡再call林杯,我下樓接你……林杯兩點以後都沒課,在我房間共(說)。」

(你倒是都規劃好了。)雖然有些嘲諷地哼聲,連峻卻也沒有大力反對,只是應聲表示收到:(再聯絡吧。)

不給對方讓自己聽盲音的機會──那就像是被人往臉上甩門一樣讓他不爽──,邱昱豪自以為獲勝地搶先掛了電話,在看見踏著馬靴朝自己走來的女朋友,更是笑得臉都要滴出水來:「呂虹,這裡!」

在內心得到了雙重滿足的邱昱豪,理所當然沒有注意到呂虹對著自己一閃而過的皺眉,以及那微微下撇的嘴角。



*資訊*


(因為從CMYK轉成RGB所以有點色差......請見諒><)


刊物名稱《Finding》
作者舞逍遙
封面柏 (Cypless)
刊物性質並不是相當正統的輕鬆解謎風 / 正常向 / 自創小說本
格式:A5判,橫書左翻
頁數:48 P
價格:新台幣100元整
販售:推理only場(官網)確定寄攤在「星星草苺」,攤位號碼是「左足04」
備註:這個故事充滿了我的第一次,如果可以的話請忘記過去的我,以試閱當判準比較有參考價值



*預定方式*

  本刊物已經在活動結束後完售,感謝大家的支持。
  在先前選擇通販預定的朋友,近日便會開始進行通販事宜的通知,請注意信箱,謝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