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 星期一

【工商】同人既刊再刷調查(歡迎協助調查轉發)

因為確定成功報名了2012/05/05的推理ONLY場次,擔心個人直參會讓桌子太空(新刊只有一本......而且是有寫出來的話),所以就來調查一下這樣~



調查連結請點我,調查截至3/31日止。(google 表單格式)



歡迎轉貼,感謝各位!



2012/03/16 新增常見問題FAQ









調查起因(本段大致複製調查頁上的說明)






  今天確定自己報名2012/05/05推理ONLY場成功,所以來作這個調查。


  主要是因為攤位是個人直參,雖然打算寫新刊(但現在進度是零啦哈哈哈哈),但只有一本新刊攤位也太空......




  所以決定來調查一下有沒有加印舊刊的可能。




  不是預定所以不必太認真,但是也請不要亂點來騙我,印書要錢的...賣不出去只能當泡麵蓋而已。




  基本上超過20個人希望再刷的話就會優先考慮,沒有辦法保證肯定再刷是因為要先問過封面繪者的同意,當初許多封面都是友情贊助,再徵詢一聲我想是個禮貌。




  刊物內容不會有任何變動!頂多挑錯字修排版,因為(應該)有新刊所以不會花太多力氣在整治既刊上。所以如果很在意早期作品特有的中二感(咦),請三思而行。


  但價錢也不會有任何變動。當年賣多少現在也就賣多少。




  大概是這樣。


  我至今寫過的同人刊物可以參考舞逍遙歷年同人刊物一覽表




  因為是推理ONLY所以調查表只包含推理相關的作品囉。


  調查日期到3/31為止,因為活動當時也有PF場的進行,要預留一些印刷的時間。



  以下是每個本子的詳細資料與試閱,出版日期由後到前。


  先謝謝大家的意見了。






  最後附上推理ONLY的官方網站









常見問題 (本段會持續更新)





1. 請問會開放預訂嗎?



  會。屆時會有刊物預定專用頁面(雖然是做給新刊用的),但有既刊需求的也可以直接在那裡留言。





2. 請問會開放通販嗎?



  會。不管是預定通販還是場次結束後的殘本通販,都會開放。 








  


《Finding》試閱




  頁數:48 P

  大小:A5

  性質:輕鬆解謎自創本

  配對:無/全年齡向

  封面:柏(Cypless)

  價錢:NT100

  出版日期:20110528











《教授的薛丁格箱》試閱




  頁數:32 P

  大小:A5

  性質:東野圭吾「伽利略系列」二次衍生

  配對:湯草/輕微女性向

  封面:閩葉

  價錢:NT100

  出版日期:20090808

  備註:在「嫌疑犯X的獻身」之後的故事。












《同場加映》試閱





  頁數:128 P

  大小:A5

  性質:宮部美幸「繼父」二次衍生

  配對:無/全年齡向

  封面:鶴

  價錢:NT150

  出版日期:20081213

  備註:舊作「恐怖平衡」和新作與短篇的再錄本,詳細收錄的篇章目錄請點我













《停滯的時間》試閱



  頁數:58 P

  大小:A5

  性質:京極夏彥「京極堂系列」二次衍生

  配對:京關/女性向

  封面:墨樊

  價錢:NT120

  出版日期:20041211



  備註:是2004年的舊作。無法避免地帶有中二感,請三思


















  「關口老師真是用心呢,辛苦老師囉。」開朗的笑著,敦子比著手勢,示意關口與自己到有陰影的地方坐下再繼續、別留在原地曬正午的太陽。


  落座後的關口抓緊長褲的熨燙線,低下了頭、他聲音不大的客套著:「哪裡……這是應該的。相對於我這種窮酸文人、敦子你還比較敬業與有責任心呢。」


  而一旁正按著自動販賣機按鈕的敦子,回過頭來靦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哪兒的話呢……是我應該做的。──對了,最近老師是不是不常去找哥哥呢?嫂子與哥哥都說挺想念你的呢。」




  關口愣了。


  嫂子與哥哥,嫂子與哥哥……


  嫂子與哥哥。




  意外於自己對於詞句的敏感與彆扭,關口隱約知道自己對於京極堂到底在煩躁什麼,但最確定的是絕對不能與敦子說明,只好苦笑著無奈的用平常的反應回答敦子:「是這樣子嗎?我看應該是千鶴子小姐說的吧?我跟京極堂認識快二十年了,他還沒說過想念我這種話呢。」




  胃好像又更痛了。











  「那是木場君的腦指使他做的,而不是我的本能驅使我的。所以又關我什麼事?」難得一見的,里村臉上的笑容竟然沒有給關口以往的舒適感,而是一種單純的、不給人任何感覺的笑。維持著這般的笑容,里村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繼續說了下去。



  「──想要什麼,就動手去得到。這就是野獸掠奪的基本原則。」 











附錄二:《同場加映》 試閱






《 恐 怖 平 衡 》


 


  我們兩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老大對我有所埋怨,所以只是不開口地瞪著我;我則是因為老大的一針見血而啞口無言。


  這時事務所電話的響起,對我來說無疑是將我自柳瀨老大眼神壓力中釋放的救星。


  老大撇開視線走到一旁,接起了電話:


  「您好,這裡是柳瀨事務所……欸,小哲?怎麼打電話來了?等等、不要急啊!我叫他來聽電話!」


  老大說完我便收到了他惡狠狠的視線,只好舉起雙手表示誠意地走向電話,接手。


  「是我。」


  「爸爸!」焦急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那語氣慌張地讓我認不出是雙胞胎中的哪一個,而且讓我的不安在胸腔中擴大。他們兩個很少這麼慌張的。


  「爸爸,」


  「你快點來!」


  「我們,」


  「好害怕!」


 


 


 


《 中 場 休 息 》


 


  話說我的老闆柳瀨也不知道發什麼老人癲,不知轉了多少手的朋友找上他請他幫忙安排個朋友女兒的相親對象,又把腦筋動到我頭上。還拿過去那些牽扯不清的人情債威脅我,說什麼「去看看就好,沒叫你一定得答應,就當給我個面子」──這傢伙就這樣活生生地出賣了我,可惡。


 


 


  唔──可惡可惡!雖然事情跟我想得不一樣,而且討厭上學的理由還有點好笑,不過雙胞胎一臉委屈的樣子實在是太直球了,可惡!


 


 


  只有在爸媽沒回來的時候會想到我嗎?從來不知道夏天也會讓人憂鬱,我只覺得越往雙胞胎家的方向走去,眼前就越是一片漆黑。


 


 


  雖然明知對方不姓宗野,但還是習慣這麼稱呼他的守,對對方的印象理所當然是溺愛家中雙胞胎──當然,守也知道這兩個孩子並非真的是他的兒子──的好爸爸,有時耍耍彆扭,卻又有著大人的圓融與應對。


  對守而言,這人不僅是個忘年之交,更有種相知的感覺。但此時的對方卻不復平常的笨爸爸形象,正一臉鬱結地在自動販賣機旁抽著香菸,頭頂的街燈與煙霧模糊了對方的臉。


 


 


 


《 __ 依 存 症 候 群 》


 


  「你到底……是?」


   「終於找到你了。」這混帳根本不想回答問題,只是拿刀尖戳了戳我:「先出去,不要讓別人發現。」


  除了點頭還能怎麼辦?我戰戰兢兢地接過食物,努力對著一臉疑惑的店員發出求救的眼光,可惜正義使者並沒有出現,我還是只能乖乖地被刀抵著走出咖啡店外。


  被迫走進了巷子內,我正想轉頭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一陣刺麻便從腰部傳過了整個身體。眼前一片發昏,腳根本不聽我使喚地軟下,連狠狠瞪對方一眼都來不及,我便陷入無止境的黑暗。


 


  在失去意識之前,我只想再痛罵自己一次,怎麼永遠都有處理不完的麻煩?




 

-----------------------------



以上,感謝大家協助調查!有任何問題都歡迎提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