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8日 星期五

【文章】Parallel Night(繼父同人)(R-18注意)

我終究還是……沾染了心中的最後一片淨土XD

本文是基於朋友要求而莫名其妙誕生,在下的同人既刊《Cold winter, hot spring!》的特典(+很長一段的碎碎唸妄想)
內容物可說是完全平行的內容,就當作短短小小的三創作品來看吧(x
總之看過原作+CWHS以後再看這篇的人就會懂我的意思啦!

CP是雙胞胎*爸爸,不喜者不要進來喔!
也因為是和刊物相關,所以會設置一個看過書才知道答案的通關問題,點了就知道:P

以下~







※總之再防個爆,以下含有複數男性性描寫,不適者請按上一頁※ 





  感覺到頭上的呼吸漸趨平穩後,我才張開了雙眼。
  我對裝睡還是很有自信的。以前可沒有什麼練習的機會,但是自從知道爸爸會在留宿的日子,趁著半夜上廁所的時後進房間來看看後,我就越來越擅長這件事了。
  慢慢地抽出抱在爸爸腰上的手,如果因為一時的粗心大意反而讓爸爸驚醒過來,這可就是笨蛋中的笨蛋了。
  「膽小鬼。爸爸才沒那麼容易醒呢。」另一雙手已經乾淨利落地從另一邊抽了出來,小哲微微撐起身子、隔著熟睡的爸爸對我做了個鬼臉:「你不是在睡前就讓爸爸吃了藥嗎?有心沒膽。」
  我還不是擔心嘛!小哲說得一副神氣的樣子,真是太過分了:「少來了,你自己還不是在洗澡的時候一直偷摸爸爸,不要以為誰都跟爸爸一樣遲鈍!」
  我可是親眼目睹的,小哲那傢伙在泡湯的時候,可是逮到機會就撲到爸爸身上,要說沒問題……我才不相信呢。
  因為我肯定也會這麼做的。
  不過被他這樣一鬧,緊張感倒是真的消了不少。自從知道要一起出來新年旅行後,我好不容易才下了這個決定。這麼慎重的考慮之下……我可不會允許自己出問題,藥已經反覆試驗過好幾次了,效果足夠讓爸爸一覺到天明的。
  和小哲一起用堆疊的枕頭讓爸爸的姿勢更自然,我看著因為睡姿而稍微敞開的浴衣領口,從中隱隱露出的胸口讓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伸出手想要將領口弄得更開。
  那些關於上床的事情,我的確沒有實際的經驗。但在我看來,國中男生可都色得要命,就連那個正經八百的島崎……我賭三百元,他肯定也是理論知識豐富。
  更何況在查詢旅行資料的時候,我也趁機從網路上學了不少東西呢。
  才剛把爸爸上身右側的領口往外拉開,我就看見了另一隻手也對剩下的領子做了同樣的事情,我抬頭看向左邊,果然和小哲的視線雙雙對上。
  雙胞胎有時候就是這樣呢。畢竟我們是同樣空間下的一個存在,想做的事情果然總是萬分一致。
  但可別忘了,我們也像是同一個人的兩半,只要願意,我可不是非得和小哲相同才行的。
  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一想到要和小哲像是鏡子的內外,我就有點……不開心呢。
  「……別弄出痕跡,爸爸隔天早上會起疑的。」放棄了對上半身的進攻,我彎下身子,慢慢拉開浴衣的下擺後,立刻握住爸爸底褲中的小弟弟,開始像平常對自己那樣上下套弄。
  感覺到手中的東西開始慢慢變大變硬,這時候就覺得外面那層布料實在礙事得很,我最後還是決定現在就把內褲脫下來,免得弄髒內褲留下證據就麻煩了。
  看著爸爸的小弟弟在我手中一跳一跳的,我分開爸爸的雙腿,調整成跪趴下來的姿勢,將手中的肉棒放進嘴裡。用眼角的餘光輕輕上瞥,小哲正舔著爸爸的乳頭,我忍不住伸手拍了他的腳,提醒他可別太過份。
  得到了小哲回踢我的理解示意,我才開始認真地將小弟弟完整納入口中。雖然爸爸現在正在睡夢中,但身體的反應倒是完全沒問題,本來就有點硬度的肉棒漸漸膨脹,我也開始上上下下,用嘴唇摩擦起柱側。
  在頂端細細舔著冒出前列液的小洞、我的手也沒有閒下來地搓揉著小弟弟下面的袋子,聽著本來安靜睡著的爸爸開始發出淺淺的鼻哼聲,我第一次知道總是冷嘲熱諷說話的爸爸、也能發出這麼性感的聲音。
  ……比想像的,還要催情一百倍。
  我放開已經被口水潤滑得閃閃發亮、在空氣中受到刺激而顫抖著的肉棒,雖然想要進攻一下爸爸的後方……但是果然還是不行呢,不但會留下證據,而且最高的極樂、我想要和醒著的爸爸一起。
  我拉下自己的內褲頭卡在袋子下方後坐起身,一邊替爸爸打手槍,一邊拿起爸爸的手,讓溫暖的手掌徹底包覆抓緊後,開始在我的弟弟上來回摩擦。
  那隻手上代表著成年人的薄繭不停涮過讓人敏感的地方,我幾乎要咬住嘴巴才能不讓太舒服的聲音徹底發出來,一想到那是爸爸的手,我比平常還要快就射了出來,白白的精液沾在爸爸手上,如果可以……真想讓小哲拍下來。
  轉頭看向另一邊,我忍不住暗暗嘖了聲,有點鬱悶。
  果然是雙胞胎,都已經是這種情況了……想事情的方式還是一模一樣呢。






最後可以想像成小哲也拿爸爸的手做了同樣的事情、或者是小哲準備去拿相機,兩者皆可XD

爸爸第一人稱太困難了所以決定使用小直視點....短短一篇,總而言之就這樣~

要砸鍋的話我提供慫恿我的友人噗浪,但是要當狂戰士的話歡迎找我:D

以下是碎碎唸狂戰士內容,就當作是刊物裡後記+妄想力全開吧XD




  其實……這本刊物之所以會是現在這樣,過程超曲折離奇的XD
  本來一開始是想要往成人的世界前進的我!原因都是因為在看著原作整理資訊的時候猛然想像了下:如果1993年的雙胞胎是14歲,那麼2012年的他們就是33歲──
  這豈不是如狼似虎正值壯年的最佳年下攻年齡ㄇ!配上54歲的爸爸到底是會多可口啊(; ゚д゚)ハァハァ 
  於是就開始了不可自拔的妄想(o´艸`o)
  私人設定是雙胞胎就這樣一直瞞著爸媽、仰賴爸爸偶爾的家庭協助順利地進入地區的高中就讀,在這其中依然維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但三人感情卻還是順順利利地平緩加溫中,也很滿意這種成熟的感情聯繫:D
  就在雙胞胎十八歲那年考上大學後,爸媽終於發現了一直以來兩個小孩都處於被拋棄狀態,但此時的雙胞胎面對回頭的爸媽,卻已經可以很堅定地說出自己「不再是需要父母的年齡」!
  穿上西裝參加始業式的雙胞胎瀟灑地拋棄拋棄他們的人,自己參加了開學典禮,唯一來參加典禮的人就是小偷爸爸!諸君!我被自己的想像打倒啦!(喂
  面對不請自來只是因為擔心兩人的爸爸,雙胞胎含蓄地暗示「從今以後我們也是大人了」,終於要邁出關鍵的一步啦你們姊姊都要哈啊哈啊了ヾ(*´∀`*)ノ
  大學選擇就讀藝術科系的小哲在學中就累積了一定作品數量,畢業以後成為了攝影師,就讀商學院系的小直則在畢業後內定進入了大企業中成為上班族,在畢業典禮後的兩人邀請了一直以來仍然陪伴在他們身邊的爸爸,終於告白啦唔喔喔喔喔!└(゜∀゜└)(┘゜∀゜)┘
  大概就是「我們已經,」「不需要爸爸了」,然後在爸爸的大驚失色下立刻追加「但是還是,」「很喜歡你……」「希望從今以後,」「能進入全新的關係。」
  這種感覺!(翻滾翻滾翻滾翻滾
  早在小哲小直大學在讀時就從爸爸轉型成友人的小偷君,終於在43歲那年二轉成戀人啦!可喜可賀!普天同慶啊!(到底是要妄想到多深的程度
  於是就此成為爸爸戀人的雙胞胎,雖然開始學習直呼彼此的名字,但是在床上的時候卻會故意喊對方「爸爸」增加羞恥度;
  隨著時間過去兩個人的差距越來越大,但只有在爸爸面前還是會兩個一個地輪流說話,以前是只有爸爸覺得兩人不同、現在倒是只有爸爸覺得兩人很像;
  平常喜歡拍攝風景照的小哲其實有本兄弟倆的私人收藏相本,裡面大概都是些呼呼哈哈的閨房情趣;
  至於已經步入中年晚期的小偷爸爸從第一線退役,成為柳瀨事務所的正式辦公員;面對如狼似虎雙胞胎不但一三五二四六輪著來星期天還要三人滾床單,爸爸不禁慶幸自己早年從事體力工作現在還有老本可以揮霍……
  這種三人組!!我本來想要寫的是這樣的三人行成人世界啊!( ゚∀゚)o彡°完全腦內妄想三個人去溫泉旅行然後和爸爸在房間內的露天風呂哈哈呼呼,一邊被這樣那樣一邊還說著「跟小時候的新年溫泉旅行是不一樣的風味吧」之類的……
  但是各位顯然已經知道我失敗惹Orz 雖然我腦子裡面老是胚囉胚囉他們,但筆下的三人就像是聖域一樣始終都是全年齡向啊怎麼回事o(〒﹏〒)o
  所以在時間緊迫以及缺乏勇氣下故事就立刻轉向!決定不要脫離現實太遠地寫寫三人在原作沒有說明的新年旅行好了,雖然原本我還是抱著工口本的心態去寫的、但連這也不成!我!

   ◢▆▅▄▃崩╰(〒皿〒)╯潰▃▄▅▇◣
  SO就是三人成年糟糕故事>三人幼年糟糕故事>三人幼年惡意賣萌>說教故事這樣的演變,成果就是你手上那本!對不起到最後什麼糟糕也沒了……
  也因此被朋友拍桌敲碗!說都穿上浴衣惹why還不把爸爸扒光UCCU到底還敢不敢說自己是個801……
  結果就是這篇特典!名符其實的妄想max爆走,貨真價實的三人行R-18,雖然沒有奔上本壘啦……但我果然還是徹底變得污穢惹(風蕭蕭兮
  總之~雖然我也很想當路西法但更喜歡年下攻,所以果然還是雙胞胎爸爸絕讚♪( ´▽`) 
  以上囉!



最後是飯後甜點(的渣渣),剛開始寫的第一版本殘餘……因為太多篇幅花在雙子吐槽上就砍掉重練變成集中火力在小直視角的上面那篇了XD




  我喜歡榻榻米的原因,除了從小到大都只睡過西式床舖的原因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在地板上滾來滾去。
  看吧,從平躺的視線中伸過來的另一隻手,就知道小哲和我有一樣的想法。
  用手撐起身體瞪向躺在爸爸另一邊的小哲順便拍開他的手,我很清楚他能看見我對他做的鬼臉:「不要偷吃爸爸豆腐。」
  小哲也不甘示弱地坐起身與我平視,我們刻意都壓低的音量讓對談幾乎只剩嘴型,這當然是為了不要吵醒睡得正熟的爸爸。反正對於基本上是從一個分成兩個的我們而言,
  「你還不是趁泡澡的時候偷偷摸了爸爸的腰。」
  「你更過份,整個撲到爸爸背上的人可不是我。」
  「我超清楚的,剛剛一進房間你就滾到最裡面還不是為了把爸爸夾在中間。」
  「哼。」湊近了越說越囂張的小哲,我重重地對他哼了一聲:「你為什麼會這麼清楚?」
  「那當然是因為……」小哲笑起來的樣子,就像是拉起了嘴角的條紋貓。
  「「──我也是這麼想的。」」
  和小哲一起有默契地對上嘴型,就如同是彼此的鏡子般,我們一人伸出的一隻手……很輕易地就能將掛在爸爸身上的浴衣拉得更鬆。




真的OVER囉!希望還有人願意和我當朋友XDDD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