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感想】軼聞證據(Anecdotal Evidence)

終於把書念完了!還以為上學期結束以後就再也不會有這麼極限的情況發生……我錯惹哭哭

其實也不算唸完啦,因為optional的章節都很隨意的讀過了,作業寫不出來的廣義線性模型也放水流把會的寫上去就裝死Orz

但總之告一段落就是了!用睡前的時間來寫寫這個東西




好歹我也是把書讀完了,應該有資格借一下Agresti的嘴巴(吧?)
當初讀到這個章節的時候就覺得應該要把這個想法應用在生活上XD

以下先把啟發我的文字引出來,然後談一下每次上課都讓我很爆氣的那些人是怎樣忽略這點,最後談一下現實中這點概念的應用,特別是好一陣子前我在plurk上看到爭論超激烈的:關於「基督徒到底是否仇視同志或是帶有色情暗示的同人」這個問題XD


以下英文引文出自Alan Agresti的著作《Statistical Methods for the Social Sciences》,Pp.303-304

Sometimes you hear people give anecdotal evidence to attempt to disprove causal relationships. "My Uncle Reg is 85 years old, he still smokes two packs of cigarettes a day, and he's as healthy as a horse." An association does not need to perfect, however, to be causal.  Not all people who smoke two packs of cigarettes a day will get lung cancer, but a much higher percentage of them will do so than people who are nonsmolers.  Perhaps Uncle Reg is still fine health, but that should not encourage us to tempt the fates by smoking two packs a day.  Anecdotal evidence is not enough to disprove causality unless it can deflate one of the three criteria for causality.

呃、總之我流翻譯一下~

(前面有一段略引略翻,大意是指抽煙和得肺癌的因果關係)

有時你會聽到某些人試圖以軼聞證據否證因果關係:「我叔叔今年85歲了,他每天抽兩包煙,而且仍然壯得跟馬似的。」
然而,一個相關並不必然可以成為完美的因果關係。不是所有人每天抽兩包煙就會得肺癌,但相較於不抽煙的人而言,有高比例的抽煙者會得到這種下場。或許你叔叔現在仍然相當健康,但這並不鼓勵我們就要因此開始每天抽兩包煙。軼聞證據並不足以推翻因果關係,除非它能否決因果關係的三個要件。


我啊,看到這段真是大受啟發!每次上課討論論文裡面最後的實證結果與研究發現時,總是會有同學說什麼「我覺得不是這樣耶」,當老師回問他為何不是這樣的時候,這些同學就會回「呃、可是我身邊有很多人都不是這樣啊。」或者是「我不覺得家裏有經濟資源就比較能上好的大學,像我家就沒有很有錢啊,我還是唸了貓空大學。」之類的發言……

扯啊!!!我每次聽到這種回答都想要爆氣但是都不知該怎麼回應(以前還想過是不是個體謬誤),但現在想來這個解釋最合適了,這些同學就是犯了「軼聞證據」的毛病!


當時讀到這段課文,就讓我深刻覺得:以後說話真的要很小心很小心。當在討論一個群體是否因為某種原因而特別容易有某種特質、行為或態度時,切忌使用「但我認識一個人」「可是我知道有很多人」之類的佐證,否則就會犯下我叔叔超健康這種發言的問題了。


這就可以來談談我說的那個PLURK事件。

當時是PLURK上有一個我在追蹤的人,發言指出他覺得基督徒都太過火了,他所引用的經驗是他和另一名基督徒在同人場內走動時,該名基督徒對於具有色情意味的海報發表了激烈的評論。因此這名發言者認為基督徒沒有同理心而且容易不夠包容信仰以外的事物,底下有許多人開始大量回應贊同、並且舉出各種親身相處的經驗來證明這樣的想法。

但是因為多人混戰的關係,反基督徒的發言方也開始出現了過激發言,因此也有相反立場的人出現,開始指出並非基督徒都心胸狹隘,有趣的是……這些人仍然是舉身邊的親身經驗作例子。

發現這個事情和文章最上方的引言有關的部份了嗎?就是「軼聞證據」。

至少以我的想法來看,這些討論都是不成立的。今天如果要試圖論證因果關係(因:基督徒身份;果:歧視),這是個群體層次的問題(基督徒是一個範疇/特質/群體),在討論的時候、就應該是要以群體的層次去理解,而不是用任何身邊的例子來推論到底因果關係是否存在。

第一、身邊的人和你自己可能具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這會使得他的行為自然能代表你的意見。可能會有偏誤的問題。有錢人的朋友大概都是有錢人,所以你身邊的人都跟你一樣反對證所稅,但台灣是否真的全體民眾都反證所稅呢?這可不是靠你的身邊經驗就能推論的了。

第二、用個人的經驗來描述群體的特質,這是兩個層次的錯誤連結,犯下了個體謬誤的問題。

第三、如果今天想要檢證因果關係,就應該在符合三個命題的前提下進行隨機的抽樣與調查,若是最後因果關係被確立或是被否決,此時使用單獨的特殊經驗(=軼聞證據)來試圖推翻結論,這仍然是不合理的。


大概就是這樣,當時看到那場論戰就好想發言啊但是實在沒法一時說清楚,噗浪也裝不了這麼多字XDD

結果我現在有時間說清楚這件事情以後……事件都過去了XDD

但至少就基督徒與對次文化歧視與否的這個議題來看,我實在覺得是月經議題了……三不五時就會有相關的討論出現~XD

至少我希望自己以後加入討論的時候,可以不要犯下這種毛病就是: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