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紀錄】2012台灣社會學會年會DAY2



啊但是是不完整參與紀錄喔!這次的主辦地點離我家太遠,當天來回實在是無法全部參加啊……

以下先是廢話遊記才是論文心得,可以直接挑想看的地方開始!






今天下台中去參加台灣社會學年會~
因為今年的主辦校離台北比較遠所以只去了第二天,而且因為顧慮來回車程+第二天要上課,就只聽了第一場的最後一篇論文、第二和第三場而已,對不起嘛真的太遠了(`・ω・′) 
車票先前就定好了!因為怕買不到票所以就先定,事實證明這個決定又正確又錯誤……
早上七點半起床,八點到公車站牌,結果307遲遲不來……到底是怎樣!需要你的時候班次就那麼少怎麼回事啊!◢▆▅▄▃崩╰(〒皿〒)╯潰▃▄▅▇◣
最後是受不了了搭計程車去高鐵站,而且攔到的車車已經有case了所以半途就把我在另一個運將的車旁放下來讓我換車搭,沒收我錢耶好人!
「你站在公車站排旁邊當然攔不到車囉……」
對不起我以後會注意,太少搭小黃了o(〒﹏〒)o
於是就趕上了8:38的高鐵,嘟嚕嚕的往台中去囉!
9:15時到了台中站,在詢問服務台後找到了免費的接駁巴士,總算在10點到達了東海的校門口。但沒想到這時候才是……地獄(つд⊂)
從東海正門到會議地點(社會科學院大樓)到底是有多遠!該死的遠!
老潘大學天天走這條路的話應該不會是現在這種身材才對啊ԅ(¯﹃¯ԅ)
在正門口詢問協助指揮車流的同學時,她對我露出了憐憫的眼神:
「你在第二個十字路口右轉之後往上走就會到了。」
往上走?人在地面行走的方位不是應該只有前後左右嗎?我一時無法理解但總之先走再說,到了路口我終於明白了……
那是一個可以讓藤原家的86盡情奔馳的山路吧!!!!!◢▆▅▄▃崩╰(〒皿〒)╯潰▃▄▅▇◣
但我能怎辦?我就是只能往上爬啊……而且因為怕爬錯路每爬一下就得問問路該怎麼繼續走。今天的太陽又毒又辣,我一開始還能:
「同學你好,請問你是東海的學生嗎?請問去社會科學院大樓是繼續往前走嗎?」
到後來我已經喘到沒辦法奔跑去攔截同學了,只能在遠處大喊:
「同、同學……(喘)那個……(喘)……社科院大樓……」
連話都說不成句啦各位鄉親!我今天還穿了幾天前剛買的OB嚴選的鋪棉帽T,我誠摯地推薦大家去買,才299左右吧好便宜的……
它保暖效果超好的!好到我的衣服裡面整個熱氣散不出去都是濕的啊╮( ̄▽ ̄)╭
唉,總之我就是到了,不管怎樣我還是走到了,那時大概10點15分多吧,我迅速完成報到,本來想說坐一下休息,結果竟然沒有休息室……我的腳……
這棟樓構造很複雜的,我已經花了超多力氣爬上來又花了超多力氣找報到處,結果還是只能站著。・゚・(ノД`)・゚・。
不說了。總之結果碰到每次都會跟著群學出版社來幫忙的K同學!沒能多聊真是遺憾~現在不知道是否已經在出版社擔任正職了呢?
還有擔任熊老師助理的H學妹和H同學,你們有椅子坐耶可惡超嫉妒的(*´Д`*)
H同學對我指點了後門,我就偷偷溜進第一會場聽原本以為沒法聽到的PAPER啦。剛好我想聽的是這場的最後一篇,有跟上真是太好了~
噢對了學術感想都最後說啊,前面就是這些抱怨跟打屁這樣。XD
之後結束以後就吃點心補充體力!碰到了跟我一起當助理的H學弟,他們那團竟然是當天坐客運下來的!凌晨四點就開始坐耶也太勇者了Σ(・ω・ノ)ノ
學姐老了不能這樣操所以還是乖乖花錢坐高鐵啊……Orz
依H學弟的指點去吃了三樓的茶點(哎唷真的很好吃耶而且花樣還比較多),趕緊進入會場!
進會場前還在走道上碰到高老師,老師聽到我坐高鐵來還微笑說「很大手筆喔~」……才沒有!老師我的RA費都撩下去了啦,月底真的很難熬啊還多了這筆額外支出……
總之進場~聽發表內容時我可是很認真的!雖然輪我BOSS評論時我忍不住想「哇咿老師果然穿了這套西裝♪( ´▽`)」
是只有發表時才會出現的西裝喔!平常的老師都是套頭毛衣模式 wwww
之後和老師一起出去領了便當(參加者和發表人的便當大小不一樣><),是說為何我的便當封面好像寫著排骨兩個字但是……主菜是甜不辣;゚д゚)ノシ 
結果和老師又再度為了找地方吃飯而奔波半天……東海能否注意一下這件事情啊……難道只能在發表會場吃飯嗎?裡面很多場還在意猶未盡欸……而且我只是要吃飯無所謂啦我連站著都可以吃,但老師們應該都會有個想要坐下來準備一下等會兒發表內容的場所吧(我相信應該不只我BOSS這樣想),幸好最後在飲水機旁邊找到了開放式座位。
至少能坐下來了_:3」∠)_
吃飯時有碰到呂玉瑕老師!原來呂老師也是台大農推系畢業的:3
總之接著就和老師聊聊最近收集到的新現象啊,討論一下等會兒怎麼回台北、然後我休息一下老師安靜準備等下的報告等等,時間飛快一下子下午場就要開始了!
下午場本來還想說最後一天的下午人應該會很少,不過人意外的多呢~
然後H學弟登場!我們一起很努力地把對BOSS的問題都寫下來了,預備週五共同檢討XD
之後結束時和關老師說了話,關老師和BOSS要一起回去,所以我本來想說一起搭個車什麼的……但我已經買了回程票Orz
衝去和H同學借了電腦查到聯絡高鐵的方式,但是高鐵說無法退票!要退只能:

1. 30分鐘前到車站辦理(我人在東海耶大哥!當時3點40分車票是4點15啊!!!)
2. 至購買超商辦理(超商在板橋耶大哥……)

就沒有什麼在附近超商退票之類的辦法嘛!真的很可惡耶!可惡!・゜・(PД`q。)・゜・
總之不管怎樣都得和關老師說一聲,就走回先前會場,路上碰到熊老師~
之後很沮喪地跟老師說了以後,還是決定要自己搭車回台北但那時我發現……應該來不及搭接駁車了!太過忽略東海的校地廣大Orz
那時候我的眼神都死啦,已經開始說出「老師給我點意見吧……」的傻話。
總之聽關老師說票不能退,但應該可以請高鐵人員改班次這樣,所以我就衝了!因為感覺上好像拖太久不好所以我就趕快出發,這次是從東海後門出去想要去中港路搭車結果我……又走錯……走到什麼亂七八糟的工業區……真是對不起指路的東海同學o(〒﹏〒)o
噢對了在離開會場的路上碰到接著要替沒來的W同學發表的J同學,他真的把頭髮染成藍色的了喂wwwww
還有啊,本來是因為想說我也有參與BOSS發表的那個計畫所以就去聽,但一方面又想說我都知道內容了是否該去聽別場,特別是高老師這次的主題……看起來超級有趣的!但最後因為和BOSS一起行動所以就下定決心跟去,順便幫忙著發表的老師紀錄一下大家的問題這樣~
結果我跑去找H同學借電腦查資訊時,發現高老師他們那場拖超久還沒結束!下一場的老師全部站在外面了,有點尷尬XD
該說幸好我沒去聽嗎……也是可以想像啦,理論研究的老師都很滔滔不絕。
喔還有離開前從後門看到L同學,呃,嗯。
總之之後我在東海眾多好人的指點下,來到了東興巷(好像是這名字),本來要繼續往外走才是繁華的中港路,但我真的快來不及了!此時我看見對向車道有人從小黃上下來,我幾乎是立刻穿越馬路(抱歉這有點危險),拼命拍著已經開始有點小移動的車子的窗戶:
「等等!等等等等!」
那時我又滿身汗水披頭散髮,簡直是追魂女鬼啊!!Σ(゚Д゚ノ)ノ (這一定要標紅才行)
幸好司機讓我上車了,之後就在車上和高鐵&家人通話,確認換票等等事宜,花了三百多元才到了台中高鐵……此時都四點半啦Orz
因為假日下午北上車流多所以縣道車多,小黃開了快半小時啊Orz
但這時候又有點幸好我已經買票了,因為高鐵人超級多!爆滿!電子板上五點半以前的所有車次都是XX(沒有空位)的意思,幸好我已經買票了……
因為如果是更改車次只要持票給刷票關卡前的人員,說明事由後請他幫忙確認變更就可以進站,不用再排隊買票啦爽欸!!
順便科普一下這個知識:

1. 已經持有車票,但是沒趕上車的人就找上述人員說明理由,他會詢問你要「重新劃位」還是「空位」。
2. 前者的話就要重新去購票台排隊劃位,但就可以有確切座位的對號座;後者就是直接上月台,上車,挑一個沒人坐的位子坐下去就對了。(但不可以去坐商務車廂喔)


怎麼看我都是選2!立馬衝進月台搭上4:38的車子,先站在車廂之間的地方等大家都坐定以後,我就挑了個空位坐下去囉。
之後到站轉公車,總算順利到家!我都快死了……
唉明年的年會在我們學校就不會這麼麻煩了,但如果明年我還要參加不就表示我還沒畢業嗎?!
這麼一想又覺得恐怖起來了……
那麼~以下是簡單的聽取發表感想!( ゚∀゚)o彡° 


[9:10~10:40][性別與階序]
 作為愉悅建構的「BL 妄想」――以台灣腐女在「執事喫茶」的實踐為例

 張瑋容 (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性別學際研究 博士班一年級)
這場真是不好意思~我只來得及聽最後這篇,但我其實也是衝著最後這篇去的!
我一直覺得對於同人、BL或是COSPLAY之類的次文化研究,要不然就是流於過於個人的經驗(像是寫日記或是把很多人的訪談堆起來而已),要不然就是做得很膚淺像是新聞報導一樣自以為是。前者多半研究者本身就是同道中人,後者則相反。這兩者其實就是那個「研究者涉入」的程度拿捏不好,所以我個人都不太喜歡。
這次看到這個題目就覺得我應該來聽聽,看看能不能有點突破這樣。
聽的時候我就覺得:這位應該本身就是同道中人吧。在我聽來這整篇的內容大致是指出:


1. 腐女的情慾建構[*1]依靠著「妄想」而存在,不論是腐女向或是乙女向
2. 藉由妄想主體(腐女)和妄想客體(在此是指執事)的距離調整,腐女得以把握妄想解讀的主導權。
3. 距離不只是表現在主體和客體之間,也包含妄想內容和日常生活的距離。妄想中的「象徵元素」與「日本作為原真性的追求」可以加強與現實生活的切割。


[*1] 這應該不是單純的性慾指涉,我想更寬的解釋成情感的流向與情緒的起伏應該也還是在可以理解的範圍內
我自己是覺得這篇比起過往所讀過的各式各樣網路問卷所堆積出來的腐女研究(對不起喔我真的是在酸)是有比較好一些,但我還是有點……嗯……
第一,我覺得整個訪談對象的選擇上太過立意,絕對有選擇性偏誤的問題。只挑選有利論述的樣本是不太恰當的。
第二,由於上述這樣的因素,整個論文感覺上太過……怎麼說,同質。這個次文化領域的異質性非常非常高,雖然將之抽象與簡單概念化是終極目標,但不是只挑選可以用同質解釋就解釋過去的簡單部份……我覺得這篇論文有規避理論概念無法解釋的部份的傾向。所以還是有些單薄。
第三,在整個理論的應用上有點東拼西湊,沒有一個整體的取徑和觀點。也因此概念有從訪談資料中整理出來,卻顯得不夠深入。
反而是提問與評論的內容我覺得挺精彩的。我一直以為老師們對於這種有點難以啟齒的新鮮玩意會無法接受(事實上在發表人轉述一些言論時會場常有笑聲,但那個笑聲我個人覺得……並不善意,有一種「天啊世界上真的有這麼誇張的人會想這種毫無根據的事情喔」的嘲笑意味)。
不過反而是老師們都很犀利。評論人對於理論的指點我覺得是很好的,這也是我覺得本文缺乏取徑的原因。除此之外陳美華老師的提問非常的有意思。因為作者有在文中提到:
執事們會刻意表現出同性親密來作為賣點,但是這個刻意的動作破壞了上述的2和3的部份。也就是說府女師去了妄想解讀的主導權,而日常與妄想的截斷性消失了,因此腐女不吃這套。
(BTW,評論人指出還是有腐女吃這套。因此這也是我認為樣本偏頗而且對於異質性經驗的解讀有規避嫌疑的原因)
陳美華老師的提問就是:
這種賣腐或是女僕店的那種賣萌,顯然是一種需要訓練的技藝(否則怎麼會知道要怎麼「賣」呢)。這種把刻意的同性社交訓練內化的過程是?
我聽到這問題就覺得很好。雖然和本文重點不同(因為本文重點還是停留在腐女的妄想建構),但是因為陳美華老師本來就是長期研究娼妓的情緒管理與展演(可參考陳美華老師一系列的文章,個人最喜歡的是這篇,因此我也非常能理解老師為何提出這種問題。我再次認為這篇論文缺乏取徑,研究者本身有點拿理論將就用的感覺,並不是真的有一個意圖理解事實的角度。
此外,這個提問也是一般同道中人作研究時很常忽略的。因為大家都太習慣賣腐這回事了。但其實所謂的「惡意賣腐」,難道是天生下來就會的嗎?一定是經過一連串的觀察抽取訓練調整最後模式化,才會能「賣」啊。
還有演講者的台風……呃……時間超過的時候不應該自語「怎麼辦」吧,我個人的想法啦。
今天聽了很多博班學生的演講,我發現大體而言,發表者超過時間時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是「開始慌張並且表現出來」,一種「嘴裡說『再兩分鐘』然後快速進入結局」。我覺得前面那種有點不正式耶,你都站到台上來了。說難聽一點,藉由驚慌的展演來博取同情/掩飾超時的失誤,是希望獲得諒解嗎?
呃,唉算了,我有點太刻薄了。
哎唷時間不早,剩下都簡短打。
[11:00~12:30][工作所得與家庭]
這場主持人是伊慶春老師耶,風采依舊。
 人口變遷對家戶收入不平等的影響

 張怡婷 李瑞中(中研院歐美所) 張怡娟
數學模型不太好懂啊。為了希望能夠突破理論學者對於量化學者的批評而採用了非常複雜的模式。
我非常喜歡評論人。我覺得評論人的解讀其實是正確的,如果以李教授的說法,的確最後全都推給老人化就是了。
也很喜歡評論人楊老師作為一個人口學者的發言(大意):「統計,就是以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讓人們瞭解世界。」
我覺得太過在意理論批評量化研究是「平均人」而把模型弄得不易解讀,有點矯枉過正。
 所得增加對擇偶所得偏好的影響及其性別差異: 以大陸擇偶網站資料檢驗演化論與社會結構論

 張榮富(臺中教育大學) 莊景雅 張政賢
如果就這樣接受了演化論社會學不就吃土了嗎!(驚恐)
而且我覺得在同一個社會和文化下,不就意含著同樣的結構變數嗎?
當結構被視為常數時,婚配偏好自然就只剩下組內變異,這時候結構的效果就會下降這點還蠻直觀的。

不過我非常喜歡那個眾數矩陣!評論人李教授的重新詮釋方式也非常棒!

這次這兩位教授和我BOSS都讓我感覺到資料呈現的威力,要學習啊( ̄▽ ̄)
 工作如何影響生活?台灣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滿意之關連

 洪士峰(東海大學社會所 博士班) 蔡瑞明
這篇其實我沒有很認真聽耶,因為到後來有點混亂……
可以感覺得出來作者不是一個作習慣量化研究的人。資料處理上……嗯……大言不慚的說,只比我好一點點。(還真的很大言不慚)
但至少我應該是不會作這麼多的逐步迴歸的。迴歸係數要每一個都能詮釋的很有意義,非常困難,多作多錯啊。
而且簡報的呈現方式有點太OVER了,反而不美。
[14:00~15:30][性別、婚姻與家庭]
 穿梭於父母與自我之間:家庭背景、擇偶方式與教育婚配模式

 巫麗雪(東海大學社會所博士 目前博士後研究) 蔡瑞明
這篇還滿有趣的!我覺得對於父母對於婚配作用不同的解釋非常棒!還有對於年齡與婚配自主權的關係消長也很有意思。
巫博士是這次報告最好的非教授級發表人。非常有台風~說話條理也很清晰!即使被提醒時間而快速總結也還算是有條不紊!
不過這篇真的好複雜啊……不考慮寫成三篇論文嗎?(亂給建議)
 工作表現與職位晉升之性別差異:事件史之動態分析

 張峰彬(政治大學社會系)
這我不便評論……原因你懂!

還有我喜歡用直方+長條圖來理解男女之間的係數差異!
不過評論人是企管系的老師,本來還很期待是不是能聽到一些其他領域的意見……但這位老師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客場所以說得那麼客氣那麼少啊 ( ̄^ ̄)ゞ
 外籍媳婦進門前、進門後 ── 與台灣婆婆距離的拉近?

 孔祥明(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
這篇也滿有趣的!聽著聽著我一直在想那個測量社會距離的量表,成為家人真的是代表最親密的接觸了呢……
但是感覺這篇的概念有點操作不清,用量化說法就是變項的操作定義跟模型設計[*2]不太週延呢。
因為內容很有趣所以最後的意見提問最多,我自己也會想要多瞭解一點呢。
[*2] 呃我並不是說量化王道喔,我可不是這個心思。哪像有些人只會說理論王道(噢這是在酸特定人士,搞理論的人有很多很NICE腦袋也很清楚,請別誤會了)
應該是因為最近和同學彼此討論論文有感而發吧,質化研究像是在說故事,所以對於關心的概念在操作上往往最後會因為整個論文寫作的脈絡而模糊不清,這時候嘗試用量化思考變項與關係的方式來對照質化論文的內容,其實我是覺得滿有助於釐清自己是否真的回答到自己想問的問題的。
以上!也該去睡~如果你真的很有耐心看完一堆遊記式屁話又看完了後面的不專業心得,感謝你囉 ♪(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